天气预报

中国文学现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查看: 1702|回复: 19

姐姐 张店 胡敦荣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作品版权人为本帖作者,版权号:wxxc-(发帖时间)
发表于 2017-10-11 19: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胡敦荣 于 2017-10-11 19:07 编辑

                                                                                                     姐姐

       很多人都有姐姐,可我总觉我的姐姐与众不同。
    我有两个亲姐姐,大姐比我大二十多岁,是与众不同吧。在我很小的时候大姐就参加了工作,后来她随大军南下,留在南京工作。68年我去看她,见到我她亲的不得了,晚上睡觉要我挨着她睡;吃饭时她把孩子们支到一边跟我一起吃,听说我爱吃人青菜下面条,她顿顿做给我吃;她买上布给我做上漂亮的花褂子;她爱与我一起出门,只要见到熟人就很自豪地介绍说:“这是我妹妹!”……姐妹亲情溢于言表。前几年我去看她,她的身体尚可,现在九十多岁的大姐夫妇自理困难,为了少给子女找麻烦,他俩住进了敬老院。我从心里祝愿大姐夫妇身体安康。
    二姐比我大一岁,她46年出生,我47年出生。
                                                                                                 1. 初识
    解放前夕,父母都投身于繁忙的工作,我俩很小就被送进机关托儿所。那真是“长托”,父母几个月或者半年才去看一次,我与二姐虽同在一所,但我俩互不相识。一次父母去看我们并到照相馆给我俩拍了个合影(照片1),后来托儿所发生了一件轰动全所的事,就是由这次照相引起的。有一天夜里,管理员查夜,发现中班少了一个孩子,这下惊动了全所的工作人员,大家都从梦中惊起,四处寻找。她们焦急地找遍了托儿所的各个角落均没发现踪影,一个个如油煎火燎。就在大家感到事态严重准备报警时,大班值夜的阿姨跑来说大班多了一个孩子,大家急忙跑去一看,正是失踪的孩子,那个孩子就是我。原来,自从与姐合影相识后,姐的身影便刻骨铭心,我一心想与姐在一起,可严格的分班管理难遂人愿。有时我趁中班的阿姨不注意,偷偷地跑到大班去找姐,但马上就被“遣送”回班。这一天,我又一次被“遣送”回来,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看到值班的阿姨睡着了,我就悄悄地下了自己的小床,直奔大班的宿舍。多亏夏夜门户大开,且大班的阿姨也睡着了,我找到姐的小床,掀开蚊帐一头钻进去挨着姐立即就进入梦乡,完全顾不得蚊帐外面还露着一条腿。在全所阿姨焦急找孩子时,被惊醒的大班阿姨警惕地去查看本班的孩子,她发现姐的腿露在蚊帐外,过去为姐整理蚊帐时,才看到里面多了一个孩子。这件事发生时,我懵懵懂懂的刚记事,详细过程是后来妈妈讲给我听的。现在回想起来,亲情的威力非同小可,那么幼小的心灵竟会被它震慑,可见手足之情乃发自骨血。
                                                                                        2. 愉快的少年,


    二姐的与众不同是公认的。她不仅模样与我不同,(她像爸爸、我像妈妈)性格也与我也大相径庭,她胸怀坦荡、开朗豁达、敢说敢做、泼泼辣辣,生就一副男孩脾性;而我则柔心弱骨、执拗任性、胆小愚懦,是个典型的弱女孩。刚上小学时,我们住在胶州招待所,恰一黄梅戏班也住在这里,放学后我与二姐就去看他们排练,不知不觉也学会了几出黄梅戏,如:《打猪草》《夫妻观灯》《拾棉花》……从此,二姐雄赳赳气昂昂地唱男角,我则扭扭捏捏地演女角,我们双双出入过许多舞台,曾轰动一时。有一年,我俩代表店集小学参加县文艺汇演,一出《打猪草》唱下来,竟压倒了那些大人的节目,在全县获得了二等奖。
       二姐虽然才大我一岁,但她太会当姐姐了,所以从走出托儿所起,她就是我的主心骨,我事事依赖她,离开她我几乎不能自立。那时是她给我梳头,她若没空,我就蓬头散发等着;每天上学的路上,我紧紧跟着她,片刻不离。记得有一次,一个比二姐高一大截的男孩无缘无故地欺负我,气得二姐大吼一声跳起来揪住那男孩的耳朵,一下把他按倒在地,我们狠狠地教训了他。不论在哪里只要有二姐在,我就无所畏惧。
      58年妈妈从原博山县委(源泉)调往淄川的太河工作,我们家也随之而迁,12 岁的二姐考入淄博二中留在源泉。离开了她,我没了依靠,总感无着无落,于是天天盼星期六,星期六的傍晚,二姐就会从源泉回到太河,我就能见到日夜思念的二姐了。只要她回来,我就缠着她讲这讲那,她也就滔滔不绝。她绘声绘色地讲她学校的宽阔、讲她老师的和蔼可亲、讲她同学的活泼风趣……我就像听天方夜谭,津津有味。那时二姐的日记,不允许别人看,却允许我看,我觉得她写得棒极了,“我的青春就像一股清澈的泉水,使人一看便知深浅……”清丽的语言表达着二姐清纯的感情,二姐简直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3 漫长的思念


       63年我初中毕业,二姐执意让我去源泉考高中,可那正是我国的困难时期,当时父母的工资不高,却要供我们六人上学,家中经济很困难,所以我决定考师范(学校管饭),缓解家中困难。64年二姐高中毕业,她本来文科很好,但听说理科对国家贡献大,她断然放弃了自己爱好的文而选择了理,考取了西安交通大学无线电工程系。这时我已是淄博师范二年级的学生,暑假我们一起离家,她赴西安,我到周村,我俩在张店合影留念,(照片2)从此拉开了漫长的思念。
       69年二姐大学毕业,她不顾我和妈妈的苦口劝说,毅然奔赴祖国的大西北——兰州。那时的兰州生活条件极差,远离亲人的二姐就像一粒种子落进那厚厚的黄土地里,顶风冒寒,发芽、长叶,自强不息地长成一棵大树,昂首挺胸,无怨无悔。我师范毕业后留淄博任教。几千里路途的遥遥相隔,我们难得见面,屡屡相思,满腹的话儿,只能寄情片片薄纸。至今,我仍保留着二姐给我的每一封信,每每翻阅,二姐那饱满的工作热情、冲天的革命干劲、认真的工作态度,以及对我的严格要求和无限关怀,仍洋溢在字里行间,令我激动不已。二姐是他们厂设计所的高工,既要绞尽脑汁地设计,又要不时地外出参与调试,常常东奔西跑。姐夫专注于西路军的研究,常年奔走在河西走廊,二姐肩挑工作、家务两副重担。9210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二姐的来信,她在信中告诉我因胃出血她住进医院,尽管信的结尾有“不严重”的语句,但只“胃出血”三字就令我心如刀绞,泪如泉涌,我恨不能插翅飞往兰州,扑到二姐床前。当我请了假心急火燎地赶到兰州时,想不到二姐已出了院。她说,一是因为厂里有紧急任务,二是因为前往医院看望她的人络绎不绝,她不愿同事们一个劲地为她跑。
    我在兰州住了几天,白天二姐投入紧张的工作,晚上我俩同床而卧,知心的话儿如涓涓的流水不断滋润我俩的心田。二姐的厂子需要一个线路图,倘若从外面买要花几万元,二姐说这个图她可以搞出来,为此二姐专程去西安交大请母校的老师帮忙,正好与我返回同行。在西安,二姐带我参观了她的母校,在老师的帮助下,她很快完成了任务之后陪我遍游西安。天天劳苦奔波,我担心二姐的身体,她却爽朗地说:“不要紧,我的身体壮得很,那点病早被我抗过去了”。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9: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胡敦荣 于 2017-10-15 21:57 编辑

                                                                      4.  兰州过了一把瘾

       平日里,我最羡慕的就是人家姐妹常来常往,互通有无。我的两个姐姐都远在天涯,难得相见,思念之苦常年萦绕心头,挥之不去。好歹盼望我们都退休了,终于有了见面的时间和机会,可我们又分别挑起照看下一代的重任,我们的精力和时间比上班时还紧张,只得再放下姐妹情,全心全意、任劳任怨地为下一代奋斗。
   今年夏天,孙女小学毕业入初中,我卸下了天天接送、做饭的重担,二姐的孙子上学后她也从上海回到了兰州。我急不可待地奔赴兰州,从7月初住到8月下旬。多年来,这是我俩相处最长的一段时间,总算过了一把瘾。人家到兰州是为了旅游,黄河石林、刘家峡、九寨沟、青海湖……很多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的地方从兰州去都很方便。而我哪里也不去,就是天天在家与二姐说话。每天早饭后,我俩亲亲热热地说着话外出散步,回家后就说啊、聊啊,没完没了。我们回忆爸爸、妈妈在世时的幸福时光;说兄弟姐妹们小时候的趣事;感恩今惜物质生活的巨大提高……在养生方面我俩特有共同语言,十四条经的走向、手足六十重点穴位的作用、补肝补肾的常用手法……。二姐是按摩、针灸、拔罐、放血……样样通,不但能对付小病小疾,而且大病重病她也敢下手,已72岁的二姐身体硬朗得像年轻人。姐夫戏说:“你姐这个老巫婆,还真灵!”
    在兰州,二姐还像小时候那样呵护我,每早她都为我熬一大碗姜汤,汤里面加上枸杞、红枣、鸡翅根等,她说,我要把你身体中的寒湿排掉!”,她一边为我剥鸡蛋,一边说:“每天早晨一定要吃一个鸡蛋!”为了让我尝尝兰州的小吃、名吃,她今天带我吃牛肉面,明天买回兰州的凉皮,隔天又买来“甜醅子、灰豆子”,还有手抓羊肉、羊羔肉、浆水面……我的头发长了,二姐说:“我给你剪,我在大学时经常给我班的女同学剪发!”二姐拿着剪刀和削发器,给我剪了削,削了剪,结果七十岁的我,让二姐给整了个娃娃头。我也不嫌,反正在兰州也没有人认识我,我就昂着娃娃头出来进去。晚上我睡着了,二姐常常起来给我盖被子,她说:“天再热也不能露着肚子睡觉!”我们在路上走着,二姐会情不自禁地拉着我的手。有次在去黄河大桥的路上,我俩手拉手亲密无间的镜头,被去兰州旅游的女儿偷偷拍了下来。(照片.3

                                                                                                  5 追踪青岛

    我从兰州回来不久,二姐去了青岛。我既能千里迢迢赶往兰州,近在咫尺的青岛更不在话下,何况二弟长住青岛,我一举两得。二姐96号从兰州飞往青岛,我910号赶到。二弟设盛宴热情招待两个姐姐的到来,隔日弟妹盛情邀两个姐姐喷泉水疗。由于我不小心在水疗时左耳进水,从而引发了中耳炎,开始只是听力受损,后来便疼了起来。二姐和二弟慌忙带我去市立医院就诊,专家要求滴药一周后复诊。可滴药后痛疼加剧,以致日夜难安。于是二姐拿出她所有本领;按摩、艾灸、拔罐、耳尖放血……日夜为我调治。二姐这次到青岛是重任在肩,即:负责组织安排大学同学在青岛聚会。她一边外出联系旅馆、餐饮、旅游车……回到家就照顾我。我夜里被痛疼搅得无法安眠,她也不睡,我说:“你睡吧,白天还要出去跑!”她不听,把我拉到她身边,从我的头、肩、背,一直按摩到我的手脚。我看她那么紧张,几次要求回淄博,可她不让,一定要我治好了再走,还说:“你这次与我一起陪我大学同学畅游青岛!”“哎呀,我的姐姐,我现在耳朵听不见,聋人三分痴,在你同学面前我像个傻瓜似的,多丢人!”我让女儿从网上给我买了回淄博的票,二姐看我执意要走,才不得不送我上车。
    我的决定是对的。二姐他们西安交大无线电44班,是学校为参加09科研项目而组建的。六十年代,毛主席、周总理批示加紧研制我国核潜艇,给他们学校分了一项搞水下通讯的任务——称谓09科研。系里从原来350专业4字头的三个班中抽调了20多名学生,组成44班,并抽调了多名老师与学生一起参加项目的制定、科学实验,师生自己动手制作实验设备,……在学习和实验中,老师与同学、同学与同学均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毕业后他们分布在祖国的天南海北,成为各地科研战线上的精英。现在他们都是七十以上(老师八十多岁)的人了,聚一次不容易,我不能成为二姐的累赘。我21号回淄博,二姐的老师、同学22号聚会。从微信上看,他们在青岛简直玩疯了、玩美了!我从心底为他们高兴。
       我的两个姐姐,为我的人生增添了无限的幸福和快乐,我为有这样的姐姐而自豪。

托儿所合影

托儿所合影

张店合影

张店合影

兰州的快乐

兰州的快乐
发表于 2017-10-11 20: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朴素的文笔,真挚的情感,令人久回味!
发表于 2017-10-11 20: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胡敦荣老师姐弟六人学业有成,为祖国建设都是好榜样。
发表于 2017-10-11 20: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字里行间饱含姐妹间的深情厚意。问好胡老师,祝身体康健,越活越年轻!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1: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玉军 发表于 2017-10-11 20:28
字里行间饱含姐妹间的深情厚意。问好胡老师,祝身体康健,越活越年轻!

        感谢你的点评。因长时间不上网,已经不会操作了,今天下午请教了几位朋友才发上去,可能还发重了,老了就是不行。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1: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劳丁 发表于 2017-10-11 20:20
胡敦荣老师姐弟六人学业有成,为祖国建设都是好榜样。

      谢谢丁老师的夸奖,久不上网,什么也不会了。
发表于 2017-10-12 04: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朴素的文笔,真挚的感情美流淌于指尖,跃然纸上。胡老师古稀之年有这样的“手足情”为她感到幸福。读此文仿佛又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问好胡老师。
发表于 2017-10-12 07: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朴实,感情真挚。读到大姐的文章,心里很暖!
祝大姐健康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5: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淄水金山黄丰年 发表于 2017-10-12 04:38
朴素的文笔,真挚的感情美流淌于指尖,跃然纸上。胡老师古稀之年有这样的“手足情”为她感到幸福。读此文仿 ...

    谢谢黄老师的点评,与你的勤奋相比,我还差得很远。你是我时时学习的榜样。

语文.top 中国文学现场——大、中学语文网络读本 文学新生态【文学IP】原创文学云平台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文学现场2017年轮值主席:王绪松 艺术总监:窗外风

发现本站侵权作品及违法信息,请当即拨打投诉受理电话:0533-777001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亲,赶快加入我们吧!
X

360安全|微信绑定|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语文.top:大、中学语文网络读本|中国文学现场-报纸副刊投稿论坛  

GMT+8, 2017-12-17 21:54 , Processed in 0.143060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