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中国文学现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查看: 2109|回复: 27

《小城轶事》之素颜美好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作品版权人为本帖作者,版权号:wxxc-(发帖时间)
发表于 2017-10-12 09: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7-10-25 10:37 编辑

以蹴鞠为线索,以高球为代表的八九个少年在齐国古都边缘一个叫金陵的小镇发生的一些故事。随着年龄增长,不同的家境不同的生活理念各自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主题思想:蹴鞠就是日子,踢来踢去,每一次选择都有着不同的方向。
  
  时间:宋朝。地点:齐国都城边上的一个古老小镇。
  人物:牛蛋,狗娃,高俅,花无缺,碱茅,雀儿,草儿,瓜秧,胖丫,外高俅随从两从
 一
  公元1086年秋末初冬,一日上午,锦衣锦袍,一脸傲娇的少年高俅心烦意躁,摇晃着走出一个高大的宅院,顺势踢了脚下一小块石子,石子斜飞出去,反手招呼一下,诚惶诚恐一路小跑跟随的两个侍卫,骑着快马一溜烟来到城外,一路飞奔,惊起小兽无数。在一个小树林边停下来,有野兔猛蹿出去,高俅两眼放光,一脸得意,吼道“抓活的”,三人遂兵分三路,合而逮之,不想惊吓之中,野兔横冲直窜,从他们的马下平缝中纷纷逃去,一无所获,众人摇头叹着。兔子无影无踪,高俅一脸失望,剜一眼随从,陡骂到:废物!两随从抖如筛糠,又无缘由回复。随从甲突然眼前一亮,上前献计“大人,这种围堵很有趣,我们不妨用个物件代替兔子,不出城便可天天之。”

  高俅思忖片刻,嗯一声:“能行?”随从乙也附和道:“好主意!”高俅应允:“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对着侍卫乙说。侍卫甲一愣,本想会让自己去办,可惜了一次好机会,侍卫甲斜一眼沉着有些木哈的侍卫乙,撇了一下嘴……于是,一个“蹴鞠”运动便在酝酿中……
 
  牛蛋生在这个小城的边缘金陵镇,家里做着一札茶馆的生意,家道殷实,活泼开朗,书读的一般,在小镇也是小有名气的少爷,和名字相符有些牛气,和他一起的狗娃是一个农村人家的孩子,清贫的生活熏染透,免不了有些清高的,人长得也帅气,脾气随和,书读得也好,也就是那种红根红苗三好学生一类的,花无缺是一美男子,由于父亲在城里做官,娶了小妾,母亲找了去,他就寄居在小镇的姥姥家。

      碱茅,一看名字就知道也是穷苦人家出身,只是他的父亲在高俅府上当值烧饭,和高球的侍卫们混在一切,免不了知道些高府的细事。他的父亲在外很少回家,吃喝大手,沾染了一些浮夸之风,很少顾忌家里,而碱茅的娘是一个少心眼的憨人,没有那些农家人勤俭持家的习惯,却吃喝懒做,碱茅就更可怜有加了。

  他们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家都隔得不远,急眼了打个呼哨就会霎时聚在一起。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四个女孩子,雀儿是牛蛋的邻居,家里打理着一家绣品店,母亲漂亮至极,一手女红那是了得,丝绸绣品做得更俏得没法说。一直羡慕牛蛋的父亲本事,暗地里嘀咕自己的先生老实巴交,一心恭维着牛蛋爹,算自己的小九九。

      草儿是个单细的女孩子,十几岁了,还一根麻杆,也是清苦人家,和狗娃家隔得近,两家父母相互来往和睦相处,你送我家几根萝卜,我送你家几根大葱,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草儿一脸的低眉顺眼,干净的犹如她妈妈垂洗的小棉布衫子般淡雅。

      瓜秧寄居在胖丫家里,胖丫家是镇上一家羊肉店,门口总是挂只整羊,鲜血淋漓的,烤羊腿,全羊汤,烤乳羊,关于样的一切及一切吃法在胖丫她爹的手里比雀儿她娘的女红还精到,家里人来客往,都知道她家是小镇上的聚宝盆,丰富的比羊尾巴上油还厚,瓜秧也有些来历,据胖丫她爹说是一个远方亲亲的女儿,也有人暗地里嚼舌头说是他在偷情养的,而那个女子默默消失了。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09: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7-10-24 08:28 编辑

 二
  话说回来,侍卫乙想起了厨房里厨子,碱茅的爹,中午饭时就急匆匆的去找厨子,厨子一抹油光曾亮的脑袋,肥胖的大脸向前一琛说:去哪里找人?还以为什么好事呢,切!

  侍卫乙看他不上钩,就说:“这是高少爷要办的,亏不了你!”厨子一听有戏,知道高俅泼钱如水,人聪明狡猾兼备,一路过来,初现些痞爷风范,更何况是他督办,那还有办不成的事?想到这里麻利答应。  

  晚上,有事在心,大家吃过晚饭后,厨子收拾停当告知高家下人掌管一声,就出了门。

  不大会,就走到了自己的小镇边缘。不远就是自己的家,走几步又折回来,拐进有些拥挤的店铺紧挨的商业街(现在的叫法),抬脚跺了一下,拂一把裤管上的尘土,摸一把铮亮的脑门走进茶馆。时间不是很早了,客人已经零散,只见牛蛋爹正眯眼看着来串门的雀儿娘,半张着嘴,没听见说什么,听见他的脚步声就慌乱的转过脸来看着厨子,雀儿娘脸上好看的红霞升起来。

  看见厨子进来,就急忙上前,顺手扯下围在脖子上的白毛巾,使劲擦着手招呼:哎呀,贵客上门啊!厨子并不应声,径直走向店铺深处。

  牛蛋正在店铺后门弄着一个蹴鞠乱扯,只见那个蹴鞠外表已经有乍起的细线,厨子眯起眼,嬉笑着问一脸官司的牛蛋:“牛蛋,见我们家碱茅来没?”牛蛋没好气地说:“就是你,你家破碱茅、把、把我的蹴鞠弄坏了!”牛蛋着急说话绾着了舌头。

  厨子升起一丝看不见的笑意,转头冲着牛蛋爹:“找你爹去!”牛蛋爹也不生气,嬉笑着跟过来,对着厥气的牛蛋说:“好,好好,我给你找人做去!”转脸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厨子说:“小孩子,懂个嘛?不要管!”
  
  厨子不支声,脸上闪过一丝窃喜,顿时腮上的横肉颤了一下,正了一下模样对牛蛋爹说:“有个好事,你干不干?不过……”牛蛋爹一听说有好事,慌不迭的向前凑了凑,等着厨子的下话,可是厨子定在那里,一脸的漠然,不说了。牛蛋爹张着嘴等了一半天不见之声,就又向前凑凑了,小心问道:“好哥,快说,嘛好事啊?”厨子长出一口气说:“干脆说了吧!"就一五一十的把高俅的事说了出来。

  牛蛋爹一听也没感觉是什么好事,又一转念,否定,也许是好事。厨子的话里有话,那就是牛蛋和碱茅都参加这个活动,也是一次靠近达官贵人的机会。只不过是要打点一下的,说不准还须请厨子搓一顿,这都不算个事。只是高俅那里是不好说话。

  孩子们的事好办,他一下想到了经常和牛蛋在一起的狗娃,花无缺。蹴鞠的事还是个事。

  蹴鞠,是用些碎布裹紧裹圆后,外面再用线一一缠裹,就现在的毛线球,但必须坚硬结实,才更有弹力,也更好用。牛蛋爹不出声思忖着。

  厨子看了一眼牛蛋爹,知道事一定,也多了些坦然,就说:“你先想想,天也不早了,我还要回家一趟,明早再说”……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0: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7-10-15 17:15 编辑


  厨子晃悠着走到一个茶桌前,端起紫砂壶,嘴对嘴仰脸喝了一大口,咽下,又含了一小口,出门扬长而去。
  牛蛋爹送到门前,见厨子头也没回,也就退回来,一回身撞在一个人身上,吓了他一大跳,回头看是牛蛋。牛蛋早已激动的脸通红,开始有些眉飞色舞,扯着他爹的衣襟子说:“蹴鞠的事你找娘啊!”“你娘咋行?忙,再说你娘吃喝闲福多年了,那干得了这个细活?”“那也不难,雀儿娘更好!”牛蛋心有成竹的说。

  牛蛋爹嘘了一声,示意牛蛋不再继续说。牛蛋娘一扭一扭的,甩着大大的屁股串门回来,牛蛋娘虽是个厉害角色,看见雀儿娘总是用眼睛剜一眼再剜一眼,就像雀儿娘和他男人暖昧一样,在她眼里那就直接是个狐狸精,但是又不敢对牛蛋爹这一家之主乱说什么。

  牛蛋爹说牛蛋:明天吧,去找找狗娃他们,看他们愿意不?
   
  牛蛋回到自己的屋里,回头见爹娘也去了卧房,踮着脚俏悄出门,跑到狗娃家喊了一嗓子,狗娃还没睡,正在写作业。牛蛋一嚎,狗娃吓了一跳,埋怨到:“这么晚了,你咋不睡觉?”牛蛋红红的腮抖动着一五一十把碱茅爹说的事蹦豆子般倒出来。狗娃不高兴了,一脸阴沉:“那不行,雀儿草儿她们咋玩?”

  牛蛋忽的脸沉下来,这是他没想过的,他也稀罕雀儿,草儿,瓜秧,就是特讨厌胖丫,到不是长得胖瘦,而是胖丫总欺负瓜秧是他看不下去的,看着瓜秧每天怏怏的眼神,总是心里酸酸的。可是女孩子行吗?这是个不小的问题,这个问题真不小。

  可是,那又该如何呢?牛蛋一脸狐疑问狗娃:那你说咋办?狗娃的聪明是出了名的,他对着牛蛋嘀咕了半天,牛蛋一脸委屈,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家了。
  
  一夜无话。
  牛蛋回家歪下就睡。早晨起来的时候,厨子已经坐在店铺了,牛蛋爹正在沏茶,一边说着:“这是上好铁观音,现在好茶真的不多了啊!厨子并不答话,斜眼看着门外。一丝阴郁生在脸上。牛蛋爹也不敢多话,想来是昨晚回家厨子又和婆娘怄气了。牛蛋走过对着厨子问:“大伯,碱茅呢?上学不?”厨子一听牛蛋叫他大伯,有些喜,感叹孩子们越来越懂事了,想起昨晚碱茅央求他带着他去城里,后来又有些吞吞吐吐的说到一块玩的伴儿。

  牛蛋爹就把做蹴鞠的事应承下来,转过脸喊牛蛋去找狗娃,牛蛋就把昨晚去狗娃家的事大胆说了,牛蛋爹一脸的不屑,一群丫头片子肯定不行,就对坐着的厨子说:“你看,你看,这都是啥事啊?”

  眼看太阳就要升起来,厨子还要赶着回去做饭,噌地站起身来走出去,丢下一句话:“再说吧!”扬长而去,出门,呸了一下,快步走了。

  

  厨子回到城里,走进高俅府。早晨的饭很简单,也有几个住在高府的厨子早已忙活开了,饭时,侍卫乙就迫不及待的来问他,厨子一脸的官司说:不好办,一块的有男孩子也有女孩子,都不愿分开,一时半会一下也找不到那么多人。

  厨子是颓废的,总想那抓住写什么,只是没想到的是事并不简单。侍卫乙也一脸官司,嘀咕着:“这可咋好?”心一横,大不了实话实说,想到此,一甩手走了。

  高俅该上学了,并没有走,又想溜出去玩,看到侍卫乙低着头走过来,又想起了昨天说的事,就问:“办的咋样?”侍卫乙详细说来,把所有事情都堆在了厨子头上。

  高俅沉了脸,要发作,忽又哧的一声笑出来:“个狗奴才,叫厨子来!”侍卫乙一脸狐疑,不敢怠慢,飞也似的跑去后院厨房喊厨子,厨子一听到喊,两腿开始抖,步子也不成溜,知道又要挨一场臭骂了。

  还没到高球近前,就不敢走了,高俅走过来,抬脚就踹了他一脚,骂道:“赶快给我回去,事就你办了!”厨子一脸无知,也不敢问。“去找管家要一千钱,给他,让他回!”对着侍卫甲说,侍卫甲不敢怠慢,扯起厨子,向账房走去。

  厨子还在闷罐子里,等拿了钱,挨了侍卫甲一顿臭骂后才明白事情的原委,原来高俅愿意要那些女孩子。
  慌忙掏了几十个钱给侍卫甲,头点的如麻雀啄食般千万道谢后,又回。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07: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7-10-13 08:56 编辑


    回到小镇,已近中午。厨子径直走进茶馆,一腚蹲到茶馆最显眼的主桌座位上,招呼店小二泡茶,牛蛋爹听到厨子的喊声也从内屋慌忙跑出来,看到厨子阴沉着脸,有些怵:老哥,咋这么快又回来了?”厨子不见笑容,牛蛋爹更是唏嘘,再看,厨子更沉了脸,牛蛋爹脸上小汗冒出来……空气聚集,那一刻气氛凝重,牛蛋爹快要承受不住时,听到厨子哧的一声笑,心扑腾一下掉进肚子里。
  厨子一直还沉浸在兴奋中,没憋住。随口就说:“老弟,大事不怎么好啊,高少爷想见你呢!”牛蛋爹猜不透高俅找他做什,但是他却听说高俅是个十足的痞爷。忐忑中,厨子又说:“不去也中,那就让我给稍点茶水钱,他总算是答应牛蛋他们了,去城里一边读书,一边玩。”牛蛋爹有些惊讶,探进一步靠近厨子的脸,问:“那几个丫头也能去了?”“能,不能就不成,都是我挨了好几顿臭骂呢!”

  牛蛋爹轻松下来,哎叹一声:“牛蛋总算如愿了,一个破蹴鞠迷得忘乎所以,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又能如何,都央求了无数次了,这次总算如愿了!”
  说这话,已是中午了,就留了厨子一块吃饭,又喊牛蛋娘去叫雀儿娘。
 
  牛蛋娘不很情愿的出门,拐进雀儿家,雀儿娘正在秀一副竹梅的长方型绣锦,看见牛蛋娘一脸西红柿的表情走进来,也不在意,嘻嘻着迎上去:“哎呀,嫂子,您咋有空来这里啊?”牛蛋娘拉长了调子说:“哎吁,弟妹啊,好事,好事呢!”雀儿娘一脸狐疑,急嘴问:“好事啊?还有好事?”两句话之间拉长了调子,听那语气就好像几辈子也没遇见过好事。牛蛋娘看着她一脸的委屈,也就平了脸说:“真是好事,碱茅爹你知道不?在我家呢,有事找你呢,走吧!”

  雀儿娘恍然,知道是昨晚的厨子去牛蛋家有事,就忙着放下手中的针线和绣架,顺便拿起一个狼尾一样的扫子上下扫一遍,又使劲用手揉揉了净白的脸蛋,还想去涂下脂粉,又怕牛蛋娘说,顿了一下,只好跟着走了出去。

  来到牛蛋家,看厨子和牛蛋爹聊得正火热,轻声喊了一声:“大哥们,好哦!”有些尴尬的也不敢继续前走,又不敢停在门口,道是厨子嘴快:“啊,雀儿娘来了啊,快过来坐!”雀儿娘怯怯地走过去,在一边的一个茶桌空位子上斜着身坐了。

  厨子说给雀儿娘,雀儿,草儿她们的事,让她去操持,再就是顺便做几个蹴鞠,备用。

  雀儿娘一听雀儿也能去城里读书了,高兴得不行,总盼女儿总是有贵人相助的,这是一个算命的人曾经不要钱给她说的一句话,她一直放在心里,心里一阵感叹。
  
  雀儿娘在一边看着他们喝酒,听他们闲聊着这件事,牛蛋娘没上桌,她就更靠不了前的,一边和牛蛋娘闲扯,一边听着牛蛋爹和厨子胡扯高府的一些鲜为人知的秘闻,酱油醋的味道挺浓。

  大约一个时辰,这顿饭终于吃完了,厨子的脸开始涨的紫猪肝样颜色,牛蛋爹白净的脸也红红的,颤颤巍巍的站了,腿开始打屡,厨子也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晃着靠近了雀儿娘,也不知有意还是真醉了,就在雀儿娘边上晃了一下,歪过去,雀儿娘慌乱着站起来迎上去,迎住了厨子肥胖的身体,牛蛋爹也跌撞着快步趄过来,伸出长长的手使劲拉住厨子,三个人纠缠在了一起。

  厨子仰脸使劲吐了一下,站稳,眯着腥红的眼睛瞄了一眼雀儿娘,径直走出去。

  雀儿娘和牛蛋爹跟到门口,对看了一眼,雀儿娘赶紧的回头看了一下坐在角落给牛蛋整理着那个破蹴鞠的牛蛋娘。牛蛋娘看过惯了这样的酗酒场面,并不当事,道是抬眼剜了一眼雀儿娘,嘀咕了一句没人听到的话,恰遇雀儿娘递过来的眼神相撞,略尴尬一下。

  雀儿娘回头对着牛蛋爹说:“大哥,我回了!“转头又对着扭蛋娘嫌笑着嫂子说:“嫂子,有时间您去我家玩!”没等牛蛋娘回话也走了出去,牛蛋爹看着她的背影转弯消失,才回转身走进茶馆深处,站在牛蛋娘边上,无语,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又像是醉的什么不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08: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7-10-15 10:13 编辑

 五
 雀儿娘出来门并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后街草儿的家。
      还就没到草儿家门口,就看见草儿娘正端着一簸箕红红白白的高粱出门,扭着腰嬉笑着向前答话:“草儿娘,这是去干啥?”草儿娘抬眼看了她一眼,也笑着着说:“这不,又快没下顿了,去磨坊脱一下,好熬粥。”

      安静的草儿娘并不多话,只是掷字有声。雀儿娘赶忙说:“姐,我说给你,不耽误多少时间的!”就把雀儿草儿她们的事以及来来回回的拉扯都说出来,草儿娘沉默着,没答应也没回绝,思忖片刻告诉雀儿娘说:“还是等草儿爹回来再商议下,心里有些不踏实!”“那好,你去忙,我再去胖丫家说一下!”

       分路,各自忙去。自然雀儿娘和胖丫爹一说,胖丫爹很快应承下来,胖丫爹有自己的小九九,那就是瓜秧,为了瓜秧他舍得花些钱,离开胖丫妈,瓜秧会长成和她娘一样的美人,胖丫爹心里升起一丝希望,又想起了瓜秧娘,那是一个好女子,只是被他害了,也不知去向……最后长叹一声,又去忙手中切羊肉的活路,雀儿娘和胖丫娘闲聊了一会,要走,胖丫爹顺手拿起一块羊肉用一块毛边纸包了一下,递过来,雀儿娘伸着手只说不要不要还是接了过去,轻快地走了。
  

  已是初冬季节,白天很短的时间,一大群人来来回回串门,有三两天的时间,差不多都准备好。

  选了一个双日子,早起,吃了早饭,一行人聚齐了,推地推,扛地扛就上路了。

  厨子走在最前面,哼着小曲,还不时回头斜一眼雀儿娘,牛蛋爹紧赶着,狗娃爹也赶了个破牛车,拉了孩子们的行李,雀儿娘坐在车后尾,几个男孩一路欢快的说说笑笑,相互追赶着,道是几个女孩安静了许多,草儿拉了瓜秧的手,手心里凉凉的潮湿,一脸的迷茫和忐忑。

  牛蛋爹忽然的嚷道:“雀儿娘,你咋没让雀儿爹去?”雀儿娘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白了牛蛋爹一眼,那架势大有埋怨他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牛蛋爹讨了个无趣不在吱声。

  快到中午时,到了城里,从坐南朝北的高府后面穿过两道巷子,大约半里地的一个空旷的大场所,也不知原来是做什么用的,只是里边房屋一般,厨房茅厕什么的都是一应俱全的,还有几个马棚,早已有下人等在那里,一行人各自找了房间安排妥当,又去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书房,几张桌子,看样子也会有先生来上课的,一行人就断定这是高府的私塾了。

  大人们一起动手帮着安排妥当,就要回转了。厨子领来他们就走了,忙了一圈又回来正好遇见牛蛋爹他们要回,就说,既然来了,不妨去街上找家便宜些的馆子吃了再走,看了一眼雀儿娘转头对牛蛋爹说:“不是没带钱吧?我有啊!”牛蛋爹只说哪里哪里?顺便看了一眼雀儿娘,狗娃爹一直闷着,不说一句话,胖丫家里来送的是下人,也不答话,只是静静的站了看着。

  牛蛋爹沉默了一小会,仰脸大声说:“那就连孩子们都叫上吧!”

  孩子们开始欢呼雀跃,这时草儿的小脸上也出现了笑容,胖丫回头训斥下人道:“我爹给的钱呢?给牛蛋爹一些!”下人不敢怠慢,拿出几十钱给牛蛋爹,牛蛋爹扭捏着接了。狗娃爹红着脸说:“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这车这牛的也没处放!”狗娃不乐意,只是看了爹一眼,却没说话。只有瓜秧和花无缺不支声,安静的等着。

  厨子说对着狗娃爹说:“老哥,也不差你一个人,就去吧,钱的事我出,碱茅多亏你照顾呢!”狗娃爹再无话,拴好了牲口,一路前行。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10: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7-10-15 13:22 编辑


 走进一家宽敞的馆子,几个孩子坐在了一起,厨子坐在了中间,招呼店家,快快上些充饥的菜,店家出来一看是厨子,慌忙向前迎过来:“原来您老人家来了,咋不早提前送信来?”“随便上吧,都是老家的一些街坊!”厨子并不看他,随意看着桌面,扫了一眼孩子们说。碱茅是不搭话的,他自小和他爹在一起的时间少,有些怕,厨子说啥碱茅总是应啥,只有他爹不在家的时候,他也敢冲着他娘撒欢儿。

  不大会儿,酒侍开始琳琳逛逛的上菜了,一只烤鸡,一个辣子鸡,一条清炖草鱼,一个干煸鲫鱼,一盘驴肉,跟着一盘红烧肉,一个四喜丸子,一个白丸子。上完硬菜,紧接着四个青菜下货搭配的四个凉菜,又跟着四个时令热炒青菜,这些已经是酒馆里出席水准,也都是最好的佳肴,孩子也是第一次进诚,自小就没见过这样的场合,牛蛋和胖丫自然是吃过不少的,就让着这个吃、那个吃,草儿不好意思,拿着筷子的手抖了又抖,瓜秧和花无缺不说话,低头只顾着吃。  

  厨子要了一壶酒让下人烫上,对着牛蛋爹说:“咱哥几个喝点吧,这事儿成了不易,我鞋底都磨破哦!”
  酒上来,斟满眼前的酒杯,狗娃爹脸红红的,不说话,雀儿娘无事人一个坐了一角,看着孩子吃菜,看着雀儿笑在脸上荡漾。

  酒过满上,厨子看了一眼着雀儿娘桌前没有酒杯,忽而笑着说:“雀儿娘,你也喝口吧?”雀儿娘红了脸站起来,顺手端起水壶,紧着推脱说:“我不会和酒的,给你们倒些水吧!”

  半个时辰过去了,又上了一盆汤,菜就上齐了,孩子们吃得差不多后有些坐不住,厨子就喊酒侍:上了饭,让他们先吃吧,以后免不了来吃饭的,多照顾些!”酒侍应了,飞奔后厨拿了一大盘馒头送上来,孩子又一次兴奋起来,吃得酣畅淋漓。

  吃完了,等着厨子发话,厨子已喝得半醉,冲着孩子们譲一句:“你们去,去,好好读书,好好陪高家少爷玩!……多长些眼劲儿!”孩子们看了一下自己的父母,道别一声,一哄出了饭馆,朝着私塾奔去……

  孩子们去了私塾,启开了青葱岁月里的花样年华,自然有着很多感人的故事,青春飞扬里,也有着美美的爱情和情殇,只是这是后话。

  牛蛋爹在馆子里又喝了不少,厨子的酒量自然大过他,而狗娃爹不多话,自然酒喝得少,胖丫家的下人吃饱了也早早退下去。馆子里只剩下四人,又喝了半个时辰,狗娃爹一看势头也只说家里忙,牲口还没喂,借口走了,雀儿娘也想走,可是又想不能看着这两醉汉继续醉下去,只好和狗娃爹说:“你先走一步?这都不好收场了,要不,我再等会?”无辜的眼神看着狗娃爹,又怕些什么似的左右不是,狗娃爹痛快地说:“那就这样!”最后只剩三个冤家,又缠在了一起。

  厨子见人不多都去了,胆子也大了起来,醉眼看着雀儿娘,嘻嘻笑,牛蛋爹竟也不知如何。就这样僵持着,店家也似乎看出了一二,喊了牛蛋爹一声,牛蛋爹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摇晃着进了馆子的后院,顺便在账上结了帐,坐了小板凳上慢慢喝水,陪着店家闲扯,醉话一箩筐一箩筐的,都说酒不醉人也好似有些道理,这时的牛蛋爹满心里是雀儿娘,以及厨子的眼神,早已忘了结账而带来的割肉般的疼痛。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店家有人喊,店主有事走了,牛蛋爹也从店家的角门溜出去,回走,这时酒也醒了大半,只好慢慢的走三步退两步,他不甘心自己就这样回去,雀儿娘呢?这是他心里的七上八下的事儿,回去也没法交代,他嘀咕着,臭骂一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10: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7-10-16 13:26 编辑


       话说雀儿娘被厨子纠缠以后,失魂落魄着上路回走,一脸的汗,带着些许惊慌,低着头,舍命般回走,每走一步,疲惫蔓延一分。

  时间也已不早了,在了无人迹的路上寂寥的走,委屈涌来,鼻子酸了一下,自以为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也不怕些什么,只是这次却更多胆怯,心里百味。

  浑浑噩噩,本来也不很熟悉的路越发长远,不知走了多久,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更着急,甩了甩有些疲惫的手臂,竟快要哭出来。看着落日,浮华而富丽,多了些恍惚,昨天似乎还是一贫如洗,今儿咋就不一样了呢?她开始嘀咕,一刻间心里一丝绝望闪耀,原野开始生锈,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斜阳的喧嚣与自负,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是多么艰难,那个幻象突然就闯了进来,眼前一片黑暗,她是恐惧的,这一刻突然拉出来,她感觉到了自己的虚假,就像一个梦破灭了,一切突然戛然而止。

  “雀儿娘,雀儿娘!”她打了个激灵,猛然醒过来,抬头才看到牛蛋爹在喊他。“原来你还没到家啊?”牛蛋爹支吾着,也说不出一二,叨咕着:“你回来了就好,回来就好!”哀叹一声,如负释重,并不多问,“走吧,天不早了,怕是家里人等急了!”
  
  一路无语,牛蛋爹长叹一声,总算到家了,各自回家。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天阴的厉害,怕是要下雪了,风冷嗖嗖的传过来,近中午了,客人稀稀拉拉,也没有了往日的喧闹,随即吩咐下人生了火炉,几个大水壶早已在灶上按耐不住,不停地唏嘘着……来来回回在店堂里踱着步子,牛蛋娘坐在店堂柜上的一角,抬头剜一眼,小声嘀咕“个死样!”傍晚时分,就下雪了,冬天真的来了。

    一场不大不小的雪过后,店里来喝茶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牛蛋爹脸上开始有了笑容,来喝茶的客人也不时说起孩子们的事,都说是个不小的好事。过去了大半月吧,在第二场雪快要来的时候,厨子回来了一趟,给各家各户的孩子捎了衣服零用品,来牛蛋家时特意给牛蛋娘说,他给孩子买过一些吃的,也经常过去看看,让牛蛋娘放心。牛蛋爹不理他,也不吱声,他无趣的走了出去。出了门,转弯,朝着雀儿家走去,牛蛋爹跟着走到门口,看着他的背影,满眼怅怅的寂寥,心里倒了百味瓶。

  日子不会看谁的脸色,依旧不紧不慢的过着,一场雪还未融化干净,又一场雪扑面而来,只是很少见雀儿娘出门。

  就这样过了小雪过大雪,过了冬天,也不见春天的呼哨,总是厨子来来回回的,给孩子捎东西捎信,偶尔,狗娃爹牛蛋爹去看孩子们,也是各去各的,却不见雀儿娘去过,道是厨子回家的次数多了。

  大人的日子无聊着,孩子呢?却是另一番天下了。




发表于 2017-10-15 16: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小说,为你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13:2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玉国 发表于 2017-10-15 16:10
很不错的小说,为你点赞!

张老师,看你写小说手痒请多提建议和意见哦,写小说你是专家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13:2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玉国 发表于 2017-10-15 16:10
很不错的小说,为你点赞!

张老师,看你写小说手痒请多提建议和意见哦,写小说你是专家呢

语文.top 中国文学现场——大、中学语文网络读本 文学新生态【文学IP】原创文学云平台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文学现场2017年轮值主席:王绪松 艺术总监:窗外风

发现本站侵权作品及违法信息,请当即拨打投诉受理电话:0533-777001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亲,赶快加入我们吧!
X

360安全|微信绑定|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语文.top:大、中学语文网络读本|中国文学现场-报纸副刊投稿论坛  

GMT+8, 2017-12-17 21:42 , Processed in 0.144146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