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网络作协全国各地会员网络创作大展

搜索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风雪夜归人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岐黄门生 发表于 2018-3-27 14: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岐黄门生
2018-3-27 14:26:07 1092 8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岐黄门生 于 2018-3-27 14:31 编辑

风雪夜归人
淄川 逸清
花满楼.jpg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谨以此文献给逝世的古龙大侠,和我怅然若失的武侠青春。——题记
浪子低吟,之于江湖。
有一种爱叫武侠,有一种感情源于深沉而辽旷的寂寞。
有一种东西叫酒,有一种人我称之为朋友。
当我提起笔写起这位故人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悲伤,然后才是马不停蹄的追寻。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热血江湖,一剑轻安。我常慨然,是自己晚生了十年,错过了先生,错过了西门吹雪,错过了那个武侠鼎盛的时代。

宝马香车美人玉壁,四时里,安逸乡,刀剑反是寻常物。恩怨情仇侠骨柔肠,剑影韵,千古梦,诗酒最是趁年华。桃花飘落大旗,灵犀彩凤翩飞。

当年的江湖有热血,有正义,有烈酒,有豪情,有洒脱,有节气,亦有传奇。
浪子三唱,只唱英雄。浪子无根,英雄无泪。
浪子三唱,不唱悲歌。世事无常,英雄无我。
浪子为君歌一曲,劝君切莫把泪流。世间若有不平事,挥刀纵酒,快意恩仇。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其实说起结缘武侠小说的故事,何止十年?

最开始看武侠的时候,还是小学。家里给我买的第一块手机上面,有几部电子版的小说,之一便是《多情剑客无情剑》。那一年开始看先生小说的我,借着手机淡淡的光,躲在被子里,看着精彩纷呈、凝炼悠远的文字,可惜手边没有浊酒一壶,于我浮三大白,敬奉离世的先生。

直到大学,在图书馆才真正读到武侠的实体书。那是旧旧的,泛黄的,比我年纪还大十多岁的一版一印的书。就躺在图书馆五楼的角落里,从那个方向往下看,正好是两棵很大的棕榈树,我就坐在窗边,看得久了偶一抬头,有风拂过,仿佛有棕榈的淡香清逸而上。

金庸先生留有传世经典十六册,“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奇侠倚碧鸳”。古龙先生存世的小说数量更多,“别人愈不了解他,他愈痛苦,酒喝得也愈多。他的酒喝得愈多,做出来的事也就更怪异,别人也就更不了解他了”。这无疑是一种很切中的评价。那是一种很深的孤独,很遥远的寂寞,天上地下,深沉的爱,处处留情,却从未赢得真情。

有人评价金庸的小说像是有绵长浩荡的内力,滔滔不绝,引人入胜。而古龙像一把刀,快刀,薄薄的锋刃,闪着让人寒颤的光。而如果拿一个朝代来比喻的话,金庸先生的作品是唐朝,其中有出人意表的文人风流、神乎其技,但书中人除了感情方式,基本是古人的模子。古龙先生的作品像晚清民国,大侠小偷不是常人做派,性情品格不一而论,但古龙特色很强,看上去距离常人很远,但心理上离现代人更近。古龙笔下的主人公,往往生来就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宿命感,却总是“不羁放纵爱自由”。而对宿命的反抗和对自由的执着,是金庸作品较少深入的领域,令狐冲和韦小宝略微沾边,但最终都被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幻灭感所湮没。金庸小说的主人公,如果不像乔峰那样身死道消,归隐几乎是共同结局。可以说,金庸的作品,无意中揭示了个人精神自由在传统文化中的末路;而古龙的作品中,则自觉流淌着一种非常现代的精神违和感。

犹记得楚留香帅,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研态,不胜新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君子伴花失美,盗帅踏夜留香。

也闻儒正花满楼,性随淡,心至善。心静近禅,远闻秋风送来的远山木叶清香,近听雪花飘落屋顶的声音。很多时候人只有在心灵干净的时候,才能做到别人难以企及的事情。
圆月弯刀,映万里飞雪。铁血大旗,铸大漠英豪。天吟悲歌,谁欲晓古道长龙?涯边寂寞,难逢知己醉几朝?

先生曾书“以此勉浪子,因我亦浪子,浪子回头金不换。浪子不回头,大快平生。”先生笔下多浪子,多乡愁。浪子最少不得的,一是美酒,二是佳人。不需要什么绚烂的名字,不需要什么高雅的地方,自有一壶佳酿,或是劣酒,在最需要,也是最合适的时候,喷薄浪子的真情。浪子需要酒,需要醉,他们无根,他们如萍,却想在梦里陶然乡,找一个地方,那里有家,有妻儿,有寄托。那里没有尔虞我诈无可奈何,没有无止斗争纷繁杀戮,只有几家淳朴的农院,薄田几亩,鸡鸭几只,浊酒几杯,不时几个相熟的邻里,把酒桑麻,肆意快哉,耕读传家。

其实我不怎么喜欢陶公的《桃花源记》,总感觉沾满了悲惨政治的色彩,却十分希望真的存在这样一个“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世外桃源。不必丰足自给,却也能有“悠然见南山”的喜悦。我并没有真的讲过,夜半时分,某个阴暗的巷子,醉酒的人孤独地抱着酒瓶,蜷缩墙角,说着一些只有自己才懂的话,但我信着,一定有这样的人,一定的。

浪子笑,有佳人,烽火戏诸侯,冲冠为红颜。
浪子低头,佳人在侧,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陪浪子辗转的,是美人。有一句这样的玩笑话,说如果从头至尾只有一个女子,那么她不是至善就注定是终极反派。先生笔下的女子很多,《多情剑客无情剑》里林诗音,《绝代双骄》里苏樱,《边城浪子》里的朱七七,还有白飞飞,孙秀青,风四娘……

曾经有个同喜欢武侠的女生说她不太喜欢古书中的女子,甚至不太喜欢古龙的书,那太色情。然而古龙笔下女子,不多有显赫的出身,不多是正派侠女,多的是言语深邃,和那言语后面短暂又惊艳的一生。就好像已经快忘了《孤星传》的主角是哪个,却依旧记得有一名风尘女子对神手战飞的情意。先生曾说过,他认为女性总是对友情和正义不太了解的,所以即使聪慧如慕容秋荻,也无法了解绿水湖畔的谢家三少爷和江湖杀手燕十三之间的亦敌亦友,惺惺相惜。不过倒是有一个例外,兰花先生苏蓉蓉,大概是因为她也是楚留香的兄弟吧。

名尘暗调,一曲离殇送归客。月皎然,偏有愁人弄酒骚。刀落处,唯听侠客勒马声。秋风瑟瑟,流星顾边城;残阳染血,蝴蝶伴浪子。柳岸长街,剑舞红雪朱砂廖;花开满楼,雪落西门待风扬。

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读罢古书,总想给先生写点什么,也许只不过是想给自己写点什么,打开那封锁已久的记忆大门,仿佛往死水里投下一块石子,泛起一圈一圈涟漪,把原本是古龙逝世三十周年写的残篇稍微丰富完整了些,不想只想涟漪不见波澜。

卅年春秋怅然,先生走了多少年,江湖便寂寥了多少年。当年脍炙人口的故事,明灭如火的文字,逐渐在这代人和下代人的心中磨灭。“还原一个真正的古龙世界”终究也未能实现,不知道天上的先生,是不是正温好一壶酒,淡淡看着。
楚留香.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8-3-27 14: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阔之海
2018-3-27 14:56:59 看全部
先有古龙,再有金庸。
金庸的小说像是有绵长浩荡的内力,滔滔不绝,引人入胜。而古龙像一把刀,快刀,薄薄的锋刃,闪着让人寒颤的光。
赞成这个观点。
好文字,学习了。
疯子 发表于 2018-3-28 11: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疯子
2018-3-28 11:01:21 看全部
武侠小说影响着一两代人,真不简单。
 楼主| 岐黄门生 发表于 2018-3-28 11: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岐黄门生
2018-3-28 11:34:26 看全部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8-3-27 14:56
先有古龙,再有金庸。
金庸的小说像是有绵长浩荡的内力,滔滔不绝,引人入胜。而古龙像一把刀,快刀,薄薄 ...

谢谢您在百忙之中点评孩子的习作,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鼓励!
 楼主| 岐黄门生 发表于 2018-3-28 11: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岐黄门生
2018-3-28 11:38:45 看全部
云止于水 发表于 2018-3-27 16:37
阅读是一种独特的体验,能够唤起共鸣,有独到之处,就好。逸清的文字有思想,走进文字中再走出来就是一个新 ...

子涵说,姑姑的文字才最贴近生活,有了你的鼓励和指导,他对写作充满了信心!代他谢过你!
 楼主| 岐黄门生 发表于 2018-3-28 11: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岐黄门生
2018-3-28 11:41:29 看全部
疯子 发表于 2018-3-28 11:01
武侠小说影响着一两代人,真不简单。

上午好,疯子老师!是啊,文字的力量真的是无穷的,遥祝安好!
深山樵夫 发表于 2018-3-29 11: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山樵夫
2018-3-29 11:16:50 看全部
文章写得很有气势,读来很有吸引力,若非对古龙作品十分喜爱,是写不出如此美文的。如果在天的古龙老师看到了这篇文章,也会含笑赞赏的。逸清非常有文学创作的潜质,将来既可以成为名医大家,也可以成就为文学名家。
 楼主| 岐黄门生 发表于 2018-4-16 16: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岐黄门生
2018-4-16 16:08:19 看全部
樵夫老师,近好!犬子初出茅庐,文字尚显稚嫩,还望先生多多赐教为盼。
 楼主| 岐黄门生 发表于 2018-4-16 16: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岐黄门生
2018-4-16 16:08:45 看全部
樵夫老师,近好!犬子初出茅庐,文字尚显稚嫩,还望先生多多赐教为盼。
  • 您可能感兴趣

查看:1092 | 回复:8

  • 博山地炉,温暖的记忆

    (一) 温暖不仅仅是来自阳光,也许是来自心灵或炭火。心灵的温暖可以提升

    阅读:333|2018-07-15
  • 杭电写小说的宿管阿姨火了,接到省网络作协入会邀请!

    杭电写小说的宿管阿姨火了,接到省网络作协入会邀请!浙江24小时记者 郑琳 通讯员

    阅读:202|2018-07-14
  • 专访夏烈:中国网络文学20年,愈益“市场化”并非原罪,需要的只是尺度和生态

    专访夏烈:中国网络文学20年,愈益“市场化”并非原罪,需要的只是尺度和生态 网络

    阅读:215|2018-07-14
  • 多情却被无情恼

    多情却被无情恼 博山 李常萍 与一处风景、一本书、一首乐曲、一个人的相遇,尤其

    阅读:377|2018-07-13
  • 来它一串妙珠

    周日分享完网络作协现场颁奖盛宴,余韵尚未来得及细品慢咂,夜里的凉爽清风催

    阅读:318|2018-07-12
  • 玉琳看爱尔兰

    玉琳看爱尔兰 文字:夏伦稳 摄影:杨玉琳 夜深人静,周围静悄悄。只听到键盘劈啪啦

    阅读:307|2018-07-12
  • 白杨树

    桓台 马玉涛 又到黄昏,窗前蝉鸣白杨树 金蝉还在坚持吹响号角 声竭力嘶般撕扯暮

    阅读:231|2018-07-11
  • 迎暑一朵初心花

    连着阴了几天,夏日惠及的凉爽着实让人受用,毕竟是暑期,今日一早虽说天幕也

    阅读:445|2018-07-11
  • 最美不过夕阳红2

    最美不过夕阳红2 夏伦稳 最美不过夕阳红 温馨又从容 夕阳是晚开的花 夕阳是陈

    阅读:101|2018-07-11
  • 碰碰香

    碰碰香 博山 云止于水 一日,去看望一位朋友。阳台上一盆绿植吸引了我,一个大的

    阅读:376|2018-07-11

语文.top 中国文学现场——大、中学语文网络读本

文学新生态【文学IP】原创文学云平台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本站作品侵权违法投诉受理电话:0533-7770016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亲,赶快加入我们吧!
X
文学现场,中国文学现场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533-7770016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 邮箱:副刊@互联网.中国 ICP备案号: ( 0533777001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