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直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9 23: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止于水 于 2018-7-10 20:37 编辑

雨一直下

博山 李常萍
timg.gif
昨夜,喝得微醺。在可以放下所有戒备的时候,只需随着她们的意愿,倾杯。久逢知己,一份懂得,一份会意,在清风明月中,在山水自然间,然后是一桌精心调配出来的博山美食,四个女子,因为文字而在漫漶岁月中,走近。

睡下时,已近凌晨。翻着蒋勋的《舍得,舍不得》,似乎勘破。佛,需要顿悟。忽然之间,那些舍不得都纷纷脱落,像是一层蝉蜕,一定挤破那层透明的庙宇,方得翱翔。像是释迦摩尼、弘一法师。悟一也是如此吧,离故乡,去京师,从此成为一名僧人。近来,又改名为:震旦沙门。俗缘早尽,却进入另外一种忙碌中。真正的佛是心怀众生的,他放下了狭隘的爱,视天下众生之苦为己之苦。高高在上的法师,绝非真正的悟道者。

异常清醒。窗外有星子闪烁,乡村的天空幽邃深蓝。爹多日就盼望的雨一直没有来。不得不一次次接水浇园,黄瓜、茄子、韭菜、豆角、芸豆、辣椒,在盛夏,需要大量水分。今天的阴转雷阵雨,听说淄博城里下雨了。想象细雨无声滋润路边的法桐树,然后在葱绿中滴落在扬起的额头。而山中,依旧岭上多白云。

接了个电话,挂断前,那段低低的声音,说:“若睡不着,就打电话。”习惯了独自的日子,一屋子的书籍,已足够慰藉孤单。而这样的相诺,如许美好。有些人失眠或者夜半醒来,翻遍近千人的电话簿,竟然连一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找不到。何等苍凉。终不肯依靠任何人,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精神的强大来自自身,阅读、节制、仁爱,养一棵草木之心。不期待,不依赖,就是自由。

醒来,凌晨四点多。穿衣去院子里,天空若有若无的飘着雨。鸟们很早就醒来了,“啾啾啾啾”、“忽悠——忽悠——”“叽叽叽叽”,还有似乎隔得很遥远的布谷鸟,那么热闹。登上平顶去看远处,西大山云遮雾罩,鲁山方向也是雾蒙蒙的一片。爹出来看看天,说:不像是下雨样子。接着回屋里去睡了。我看看天,觉得雨会下很长时间。

果然,不久,雨点大了一些,慢慢开始有了雨滴敲打石棉瓦沿的声音,似是木鱼,节奏缓缓,沉稳,静气。滴滴都是禅意。台阶上的花草一会就晶亮起来,水门汀上有了雨痕,慢慢连成一片。

要回陶然居。仍有酒味。去拿了一个桃子,在雨里舀瓢水洗去毛毛,桃白里透红的样子很有食欲,咬一口,沁凉、甘甜。三日前,爹和娘刚刚去解开了春天套在小桃子上的黑色纸袋,经几日阳光,白嫩中透着嫣红。

发信息给她。说好今日顺路带我我陶然居。六点多,收到回音:准备走了。刚刚喝完娘起来,下了面条,两个荷包蛋。我说不吃早餐的,吃不下。可她不听,说不吃饭,她心里不好受。我吃点,让她安心。

雨淅淅沥沥。我背着背包,爹把我收拾的东西都搬出去,放在车上。雨,凉凉的,不让他们送,不听。一直在雨中站着,目送着我们的车拐过转角,看不见了。穿白衣的女孩安静坐在后面,怀里抱着粉白的包。她要去城里学素描,昨晚,看她正在读的《简爱》,像我一样用笔细细勾画了,竟然还多了很多评论,秀逸的书法,字如其人。

车刷来回摆动,布满雨滴的玻璃窗,一下子清楚,一下子又朦胧起来,只有两边雨点凝在上面,把车窗外的山水房屋草木都点缀在它的晶莹中。昨夜,和她在谈雪小禅和冯唐,皆是千帆过尽的人,一个禅心之中一往情深,在所爱慕的齐秦面前,心旌摇曳,却是见不到一丝波澜,她把情感升华到灵魂的境界。而冯唐,才华横溢,但是是个流氓。这个称呼来自一篇文章,题目是《我女朋友不爱我,爱那个流氓》。可是,谁又能否认那不是人性?她不喜欢冯唐文字中的低俗,不喜欢冯唐说和许多女子缠绵过,细节记得很清楚,而那人什么样子早就不记得了。他的诗歌。的确有无人抵达的美意:春水初生,春林初盛,十里春风不如你。他的经典台词:“我要用尽我一生的风情,让他将来不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内心都无法安宁。 ”然而,真正的爱,都是给予所爱者安宁,这样自私,只因爱太深,故生恨,无爱亦无怖。灵魂之爱,只在极少卓绝的心灵中产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拥有。

侧窗玻璃,整个都是雨意,隔着雨窗看世界,绿流动着,我们是安静的。“云去了山上了。”顺着小男孩的眼光看过去,高高的山岭上,一大片云雾,慢慢环绕着山头,缓缓下降,散逸。而云去了山上,是最美好的诗句。来自稚子之心。

听歌。问是许茹芸的吗?答曰不是。明明听着就是《如果云知道》。然后是姜育恒的《再回首》,低婉的声线,一直沉入心底。姜育恒的歌适合在深夜聆听,有人说,他的很多歌都是在夜半微醺之时所唱,那时最深情、真实、自我。然后是他的《梅花烙》、《驿动的心》。

我说张国荣的歌,很好听。每一次听都会忍不住落泪。像是《至少还有你》、《当爱已成往事》、《明月夜》。第一次听他的歌,听到“直到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知道不能呼吸,让我们形影不离”,猝然落泪。才知道人们都称他“哥哥”。然后,是哥哥的声音响起来“走过千山我历经多少风霜,才能够回到你的身边。等待的容颜是否依然没有改变……”想起挂在屋檐下的灯盏,犹自在深夜亮着,而我们再也等不回他!他已经羽化为蝶,翩翩而去。
看路上一辆辆车飞驰而过,车后竟飘摇兮若流风回雪,仿佛兮似轻云之闭月,那种轻盈柔美,令人看得痴了。

风雨故人来是美好的,风雨中故人一起离开也是美好的,雨刷来回摆动,一些意绪漫漫而来,又施施而去。离开之后,什么都没有留下,那些话题淹没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只有雨一直在下,滋润着万物,也润泽游走的思绪,在灵性的天空相遇。

timg (2).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