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创大展】月星辰 [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22: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19年5月4日,以北京大学为首的当时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大学,集聚了近三千名学生在天安门前游行示威,他们高举“外夺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一致要求惩办亲日卖国贼。北洋政府出动大批军曹镇压,逮捕了许多学生。

之后的几十年,社会动荡不安

与之相反的是,上海十里洋场莺歌燕舞,灯红酒绿。其中最为出名的自然是“百乐门”。

“快点快点,动作快,今日谁敢出什么岔子,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一个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叼着雪茄,威严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口中还不停的吐出一圈又一圈的烟环。

一身粉色小褂,穿着黑色皮鞋的娇小女孩,吃力地搬着一箱子衣服,步履蹒跚的走着。

“哐……”的一声响,小女孩被来往的人撞倒在地上,艳丽夺目的戏服洒落了一地。女孩哈着腰,一边从地上捡着衣服,一边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

眼前一双细白的手替她拾起戏服。女孩一愣,抬起头,只见一女子身着火红色戏服,化着浓妆,一时竟让人看不清她的容貌,可依旧她的身形来看,应该是一个长相极美的女子。

“谢谢……”女孩低下头,不敢看她。

“等等……”那人将她叫住,“帮我一个忙。”

女孩惊讶地看着她,两人只是一面之缘,她又怎么能这么肯定自己会帮助她。

“我?”女孩指着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笑着问她。

“我叫……君之月。”她低声回话,语气中充满了不自信。

”君之月?好,我教木槿,记住了。”她拉过她的手,“我需要你的帮助,你一定要帮助我。”

“我……我能帮助你什么?”君之月不相信这样的话,竟是出自她的口。

“我要逃出去。”木槿凑近她耳边道。

“逃……”君之月的嘴被她捂住,“呜……”

“放心,我不会连累你的,你只要帮我喊句话好了。”木槿环顾了下四周,才缓缓放开了手。

“说什么?”

“一会儿,趁搬运工人都往那个方向时,你就喊‘着火了’,记住,不要让人发现自己,不然的话你就完了。”

“可以吗?”与木槿的沉稳想比,君之月表现出来的更多是胆怯。

“可以的,你我虽只有一面之缘,但是我相信你会帮我的,因为,我们都想逃离这个牢笼,今日戏班来到‘百乐门’,是我逃走最好的机会,我不想放弃,所以,请你,一定要帮我。”木槿拽着她渐渐往门口走去,许是被她的牢笼二字所吸引,君之月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坚定的道:“好,我帮你。”

“谢谢你,之月。”木槿露出感激之色。

君之月笑着点点头,道:“我没有姐姐勇敢,所以我希望你能离开这个‘牢笼’。”

木槿扑哧一声笑了一声:“你这个丫头,怎知道我比你大,姐姐我今年才十九,怎把我唤得如此老了。”

君之月尴尬的脸红:“我今年也是十九,腊月生辰。”

“还真是便宜你了,照月份来,你是该喊我声姐姐,那今日我便收了你这个妹妹。”

两人相视会心一笑,用力握了握对方的手。

“你们,把这箱子搬过去。”

君之月见东西即将被搬完,情急之下,推了木槿一把,自己朝反方向跑去,口中大呼:“着火了,着火了……”,将门口的守卫全引到一处。

“哪里?哪里着火了?”

“快,你快打水来。”

守卫朝门口走去,君之月神色一变,对守卫大喊道:“井是在后院啊!”

守卫们马上又折了回来,一时间场面混做了一团。君之月看到门口红色的身影顺利消失后,一颗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下了。

“姐姐逃出了困在自己的牢笼,一定要幸福。”君之月心里默默的祝福着。

“刚才是谁喊的着火?”大腹便便的老板将手中夹着的雪茄仍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踩灭。

在场的众人都紧张起来,今晚又不知道谁要倒大霉了。

“说,是谁?不然你们都要吃苦头。”

老板在君之月面前走动,吓得她脸色苍白。

一个小伙计匆忙跑上来,在老板耳边嘟囔了几句,一下子老板气得脸色铁青。

“蜜儿,你过来。”

听到喊得不是自己的名字,君之月松了一口气。

“你的故意喊,着火了好让你的好姐妹木槿乘乱逃走的吧,说,是不是?”

“不……不是我,真得和我无关,我……什么都不知道。”蜜儿跪在地上,语无伦次的,这样让老板更加怀疑是她。

“是吗?平日里你和木槿就是极要好的,你们是不是早就商量着想趁着今日戏班来此演出逃跑啊?”

“是……不是……老板,蜜儿和木槿只是表面上的要好,我对于木槿想逃跑的事真的是毫不知情的,蜜儿曾也想过离开,只是我是万万不敢做的,老板您就饶过蜜儿这次吧。”蜜儿这一席话算是将自己越描愈黑了。

“哼!还想让我饶恕你,为免太小看‘百乐门’的规章制度了,来人!将她给我关起来,先饿她个三天。”

“老板,蜜儿今天还要登台演出。”一旁的伙计提醒道。

“没了她还成不了事了吗?找个人替她上吧。”

老板巡视了一圈,指着君之月道:“就由她补上吧。”

君之月听后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是夜,“百乐门”异常热闹,谁都没有为刚刚发生的事不快,一切好似都未发生过,木槿的消失似乎被人遗忘了。

君之月被安排唱一曲“星辰调”,这是她第一次上台主唱,未免有些不安和忐忑。

台上星光摧残,君之月着一身宝蓝色的开叉旗袍,露出笔直纤长的玉腿,脚上穿着一白色细高跟,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乌黑秀丽的长发被烫成大破浪的卷发,将巴掌大的小脸勾勒地完美至极,灯光闪烁下,她细长的脖子上戴着的紫色珠链,发射出幽暗迷人的光芒,抚媚而妖娆。

台下的人开始兴奋,活跃,掌声也随之响起,周围的灯都暗了下来,只留下君之月头顶一盏月白色的灯,低调又不失奢华。

君之月双手握紧话筒,深叹一口气,在乐声中缓缓唱起。

“小小一颗星,

坐落于繁星。

碧落黄昏眨眼睛。

小小一颗星,

温暖于我心。

漫漫天日不没心。

只愿得一人心。”

……

如夜莺般的嗓音婉转在每一个人心中,众人如临仙境般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的美丽。

只有一男子没动,深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台上的君之月,若不是灯光下过于昏暗,她早以被她犀利的目光振住了。

“少爷,要不要我去安排一下?”男子身边的人识趣地问道。

男子做了一个手势,那人点点头,快速离去。

后台,君之月无奈地坐在明晃晃的镜子前卸妆,镜子里的女人还是自己吗?

“之月,你可正是有福之人啊,今晚头一次登台独唱,便可叫人相了去,日后你若是大富大贵,可不能忘了我啊!”老板笑得比菊花还灿烂,拉着她的手不肯放开了。

“老板,之月恐怕命薄,没有……这个福分。”君之月推辞。

“唉?相中你的人可是督军啊!”老板拍拍她的手道,“人家现在指了名的要你呢!你可不能不赏这个脸啊。”

君之月有些迷茫,督军这个称号她平日里听得到时甚多,有何人不知道慕容辰,所向披靡,无往不胜,这样的人,竟会看上她。”

“你就别犹豫了,督军的车此刻已经停在门口了,你今晚就去陪督军,算是赏脸吃个饭,吃个饭而已,你不用那么紧张的。”

君之月木讷地点点头,为了让慕容辰满意,老板还特地命人替她打扮了一番,若是在平日,这些衣服她恐怕是碰都碰不得的。

百乐门口。

一辆黑色的车威严地停着,两旁站着两行人,见到她之后,齐刷刷地鞠躬,这让君之月有些受宠若惊。

“君小姐,请上车吧。”一年龄略大的男子替她打开车门,她笑了一笑,弯着腰进去。

车内有一股淡淡的龙涎香味,君之月闻后便拱了拱鼻子。

“君小姐,不喜欢这个味道。”身旁清冽的男子气息在她的脖子旁环绕。

君之月为他的细致入微感到惊讶,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老吴,明天起就把这香换掉吧。”

“是,少爷!”驾驶座上的人收到指令,面无表情,如石人一般,君之月暗暗佩服,这才是军人的气势。

“君小姐想吃些什么?”

君之月有些窘迫,双手握出了冷汗:“我……我不饿……况且,晚上吃得太饱了……不助于睡眠。”

从头至尾,君之月都不敢看他一眼。

“君小姐不必拘束,车上没有别人。”

君之月被他说的愈加无地自容,正在此时,车缓缓停了下来。

“少爷,到了。”坐在驾驶位子上的人转过头来报告。

“嗯。”慕容辰冷哼一声,率先下车。君之月愣了一下,发现身旁已经没有人了,这才想起来下车。正当她手碰到车阀门时,车门已被人打开。

只见一人身着军绿色军装,黑色的长靴衬得他双腿无比修长,军装的扣子被他扣得整整齐齐,就连领子也是一丝不苟,他一手持着车门,一手负在身后,气质凛然。

君之月再往上,便对上一双深黑的眸子,瞬间,她的意识像被抽干一般,昔日的记忆涌上心头。

她生在一个穷苦的人家,父亲一直嫌她是个女娃子,便将她卖给一个以卖艺为生的老头,老头待她到时很好,只可惜,好景不长,老头因病而去世,她为了葬“父”,不惜卖身。

她记得,那天有一个少年骑马而过,“哒哒”的马蹄声,就这么一步一步向她走近,他给了她不少钱,足以替老头风光大葬。

多年后,少年的模样渐渐模糊,但是那双黝黑的眼睛,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是他,一定是他……

“君小姐,你怎么了?”

慕容辰看到她的反应,关切的问道。

君之月这才回过神来:“没……没事,只是在车子里坐的时间久了……有些烦闷,不碍事的。”君之月在他的搀扶下下了车。

他的手,很有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22: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网创大展】月星辰[下]

君之月随着他进去,这是上海颇有名气的一家餐厅,以西餐为主。君之月时常听百乐门里的姐姐谈起,自己从来未来过这种高档的餐厅。

“君小姐,请坐。”他颇有绅士风度的替她抽开一把椅子。

君之月轻轻道了一声“谢谢”,有些拘束的坐下了。

“君小姐,想吃些什么?”慕容辰将菜谱递给她道。

君之月摇摇头道:“我随意的,督军做主便好了。”

慕容辰微微一笑:“现在这个时候,君小姐还是不要换我督军为好。”

君之月尴尬,不知道自己该换他什么好。

“辰,星辰的辰。”慕容辰缓缓的道。

君之月振住了,他竟让自己直呼其名。

“君小姐方才在台上演唱的那首‘星辰调’颇有韵味,不知小姐是从何学来?”

“只是一首普通的曲子罢了,提不开什么韵味,倒时让督军……您笑话了。”、

慕容辰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一笑,只是轻描淡写的道:“是吗?”

君之月总觉得,他看她的眼神很让人费解,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吃完饭后,慕容辰又亲自送她回来,直到看着她进去,他才折回车里,点燃一支雪茄,眸光闪烁。

“少爷,现在去哪里?”

“回总局,今日是二姨太的生辰,是不是……”

“老吴,我看你不必做这个位置了,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了。”

老吴低下头,缓缓启动了车子。

“以后不要自作聪明。”

“是。”

接下来的每一天,慕容辰都会去捧君之月的场子,在“百乐门”老板看来,君之月注定要做慕容家的三姨太。于是,兴致勃勃地去寻慕容辰商讨君之月一事。

“督军,这个之月啊,向来被我看好,我一直认为她是一个有潜力的,您看,这不,您以来就相中她了。”

慕容辰掐灭雪茄道:“那依陈老板的意思是?”

“督军是个爽快之人,那陈某就明说了,君之月现在是很受欢迎的,督军若是真心喜欢,就将她娶了回去。”

“陈老板原是打了这个算盘。”

“嘿嘿……”陈老板贼笑,“我这不也是满足了督军的心愿吗?”

“说吧!什么条件?”

陈老板心中大喜,道:“督军果然心直口快。其实陈某不需要什么条件,只是现在时局动荡,这‘百乐门’也不可能经久不衰,我只是希望到时督军可以为我们担保。”

“陈老板果然是个生意人。”慕容辰起身立于床前,双眉紧蹙。

“哪里,哪里。”

“好,我答应你。”慕容辰转身道:“三日之后,君之月将嫁于我慕容家,做我慕容辰的三姨太。”

“多谢督军。”陈老板笑得老奸巨猾。

三日后,君之月着纯白色的婚纱,嫁于慕容辰。

慕容辰在外留洋多年早已习惯西方风俗,婚礼自然也是西式的。

君之月从来没见过这样形式的婚礼,心中忐忑不安。

督军府被装饰得焕然一新,君之月挽着他的手进去之时,一声响炮响起,缤纷的彩带漫天飘零,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美景,不禁有些痴迷。

“这样就叫你惊喜了,我的新娘。”

君之月一阵脸红,慕容辰却煞是喜欢这样的她。

酒席结束后,已是很晚,君之月率先进入了房间,满屋都是亮红红的喜字,这样美好的洞房花烛夜让她有些陶醉。

摸着红色的床单,红色的枕套,君之月缓缓靠下去,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她竟有些醉意,渐渐睡了过去。

慕容辰回房间之时,便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他的新娘,着洁白的纱裙,倒在鲜红的被单上,显得越加迷人,这样的画面,他竟不忍去亵渎她的美。

“君之月,之月,……我的月亮……”慕容辰抚摸着她姣好的皮肤,爱不释手。

窗外,皎月娇羞,窗内,一室旖旎。

督军府的作息时间相当的标准,慕容辰是军人出生,自是天刚亮便起来了。君之月醒来之时,身边已是一片凉意。

“三少奶奶起来了?快来洗漱吧。”

君之月浑身酸痛地起来,对着来人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海棠,是专门伺候夫人的。”

海棠笑盈盈的模样,让人见了我见犹怜。

“督军呢?”君之月让海棠替她将旗袍穿好

“少爷一早被出发了。”海棠的手很巧,梳得妇人发髻很漂亮。

君之月点点头,他每日都这么忙吗?

“海棠,我刚来。不熟悉路子,你就到我去府里转转吧。”

海棠开心地答应了。

君之月有些奇怪,这么大的督军府,没有多少亭台楼阁,只有花草树木,各种各样的,样样俱全。

她的院子被称为“沐沁园”,院子里植满了纤竹,的确是如其名,还有两个分别是“静谧园”和“兰香园”,住的是什么人她大概猜到了几分。

“三少奶奶,大姨太平日里有些闲话,两人处得并不好,所以您日后还是不要去趟这趟浑水了。”

君之月点点头,她向来不会与人争什么。

“哟!这不是三姨太吗?”一红衣女子踱着小步向她走来。

海棠脸色一变,立即行礼道:“给二少奶奶请安。”

君之月心中明了,亦行了大礼,喊了声“姐姐。”

“唉……妹妹这声姐姐可真是叫到我的心坎里了,只可惜姐姐还没有准备什么见面礼。”

“姐姐说笑了。”君之月面上温和,心里却是不安。

“这‘碧菀’是当初我嫁于督军时的聘礼,今日碰见妹妹,发现这东西很适合妹妹,不如就做个顺水人情,将它赠于妹妹,当作见面里吧。”

君之月看着她一副笑脸,尴尬至极:“既然此物如此贵重,姐姐还是将其收好,妹妹受之有愧。”

“妹妹是嫌姐姐的礼不够分量吗?”二姨太脸上的笑意渐渐消褪去,君之月见状,竟有些渗得慌。

“怎会!既然姐姐如此看得起妹妹,那妹妹便收下了。”

二姨太的脸色这才恢复常色,君之月渐渐明白海棠的话,二姨太这是想要笼络她,好两人联手一起对付大姨太。君之月心中叹息,才刚进慕容家便要攻于心计,着实可怕。

回到房间之时,便有人送上东西,传话之人只道:“大姨太身体抱恙,不能亲自接见三少奶奶,特地命人送来滋补的燕窝。”

君之月只好客气的将它收好,道谢。

“海棠,如今我将成为她两人的战利品,你说,我该怎么办?”她无历地倒在床榻上,把玩着手里的“碧菀”。

“好一个战利品!月儿真是无趣得紧啊!”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君之月大惊,“唿……”地一声爬了起来,不小心被“碧菀”扎破了手指。

“啊……”

君之月还来不及收手,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拽住。

“怎如此大意!这么美的手,可不是用来被扎的。”慕容辰替她拭去手指上的血珠,撅着嘴孩子气般的吹着。

这一亲密的动作让君之月面红耳赤。

“少爷,药水和绷带拿来了。”海棠机敏地将东西放好便出去了,脚步轻快。

“其实,只是流点血而已……不打紧的……”君之月似蚊子般的声音从口中缓缓而出。

“你自己的手,还要他人操心吗?”慕容辰严肃的道,“以后,不许在触碰尖锐的东西。”

“这是姐姐好心好意送给我的,我岂有……不收之理。”

“这便是我要跟你说得,大姨太和二姨太,你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去和他们交集。”慕容辰细心的替君之月包好伤口后道。

“为何?那如果……”

“没有如果,”慕容辰的语气容不得她拒绝,“现在你还不是她俩的对手。”

君之月心中一暖,原来他都是为了自己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现场大明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网络文学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