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凤珠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4 10: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四方姑娘 于 2019-2-15 23:32 编辑

凤珠钗   第一章 创世
淄川 四方姑娘


上古时期,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万物皆感灵气而生,人妖神魔合为共处,万万年来相安无事。盘古因积劳已久,一日倒下便再也没有起来。自此头化做了高山,四肢化成了擎天之柱,眼睛变成太阳和月亮,血液变成了江河,毛发肌肤都变成了花草,呼吸变成了风,喊声变成了雷,泪水变成了甘霖雨露滋润着大地。

这本无可厚非,然造化捉弄,原本由盘古氏所创,开天辟地时所持的神斧,却因神族保管不当,被据比偷走,一挥捅天,二挥斩江河,险些捅出大篓子。幸而女娲以身补天,凤凰神鸟卧而化山以填江河,以此平息这场灾祸,让生灵得以喘息。

却道这北冥尽头凤凰山间,久经雨露,竟得一莲池,此池中莲四季含苞,万万年不开不败,实数奇观,更为称奇的是,此莲池不偏不倚的正坐落于凤凰山腹地,远远望去,如凤凰首尾相互,竟大有护卵之意。后一道人经由此处,甚觉神清气爽,由而建观,号北冥道人。

山中由灵气所聚,些妖儿便天南海北聚集而来,缘是外来,自是规规矩矩,不曾越北冥道观一步,神妖共处甚是和谐。再说这北冥海,却是在千年之间海水不断增长,幸而有一神龟,因其灵性深觉,历经多年的听道闻道,终于修得正果,坐镇于北冥,因而保了这北冥海万万年来的相安无事。

虽这神龟得了稳,有了称号,近年却也因的一小小子,时而欢喜的手舞足蹈,时而被扯着胡须嗷嗷直叫,又时而愁眉不展,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惹得老儿时似疯癫,却也拿他干瞪眼?话说间,这少年又来了。

“龟老儿,你倒是说说,这凤凰山为何我爬不得?”只见这少年一身白衣,生的甚是俊俏,一双凤眼只一瞪,便叫七魂勾掉三魂,愣生生的生不起气来。

“我的小祖宗,非是我不叫你去得,而是你人形尚未修得圆满,这凤凰山中且不说多是妖魔,单说这北冥观就是你万万去不得的。”神龟老儿语重心长的说。

少年郎撇撇嘴,又看了看身下尚且露出的鱼尾,只好怏怏作罢,央着老儿讲上古神仙的那些事儿。内心盘算着,还要多久,才能生出腿儿,好去凤凰山上耍一耍。

这世上多的意料之外,如若重选,这龟老儿定是豁出命去,也要阻止少年郎的,然命运之盘一旦打开,便是到始方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楼主| 发表于 2019-2-14 10: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四方姑娘 于 2019-2-15 10:15 编辑

第二章 莲生之子
话说这北冥道人时常云游四方,广结好友,这日却见他神色匆匆自南边腾云而来,直冲后院莲池处。“妙哉,妙哉,还真让这仙翁算找了!”只见满池莲花已开了大半,唯位于水池中央的一朵莲花只顾徒长,继而变大,却未曾有半点要盛开的痕迹,道人守了半晌,也未等到这朵莲儿盛开,其他莲儿虽是好看,却无半点异常之处,这道人又是匆忙赶来,又渴又困,于是乎取了甘露饮了半盏,自顾自的睡去了。

梦里,道人仿佛看到一阵红光,耀得眼睛生疼,刚要抬手拂袖去遮挡,便听遥远之处传来一佛音:“北冥道人,今仙铢临世,因尔一心向善,乃是善缘,望好生照料,敬之礼之。此钗由其母耗费毕生心血而制,今交由尔转予,待其缘尽,本仙定将亲自来迎!”说罢红光散去,白日当头,道人惊醒,兀的伸手去摸枕边的帕子,帕子没摸着却被一坚韧之物正戳手心,痛的道人一吃紧,转头望去,却见一支通透散金的凤凰形状的珠钗赫然的位于枕边。“难倒不是梦?”道人狠狠的揪了一把胡子,是得了,这真真切切非梦境。

还未由得道人仔细回味,只见这凤凰珠钗咻的一声从道人身边飞出,吓到道人急忙起身追去,虽说这道人习得逍遥之法,可与众仙家一同畅游天地间,却终究是肉体凡胎,至多算得了半仙,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不禁连连称奇。然一惊未平二惊起,这珠钗一直飞到莲花池畔才肯作罢。只见池中莲花足足长有三尺高,莲心似有红光散出,蓦得开到一半,红光竟映的百里之内皆是,百鸟集于池前。道人定睛一看,却见整池的莲花都已盛开,池中佛莲正卧着个小娃娃,不哭不闹,也正盯着道人呢,小眼珠子转来转去,甚是可爱。

道人想起梦中种种,赶忙对天连作三揖,匆匆乘池中小船,将娃娃抱出。百鸟散去,唯凤凰珠钗安静的定力在池边,“这是得了,哈哈哈”道人心中大喜,对娃娃又敬又爱,粉嫩嫩的小手,肉嘟嘟的小脸,好似一颗明珠遗落人间。“就叫你玥儿吧,从此往后我定当以全力护你周全!”....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23: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相遇(1)
“好你个小耳鼠,这次看我不把你剥皮丢进滚烫的锅里,让你整日里没事在我窗外瞎转悠!”只见身穿藕色罗衫裙的小女娃儿,一手拎着一只其状如鼠,而菟首麋身的小兽,气鼓鼓的嘟囔着。

“妖王饶命,这都是北冥尊师交代下来的.....”小兽低着头,一副被逼无奈的样子。

“咳咳,这凤凰山内谁还不知我玥儿非竹实不食,非甘露不饮,我怎的不知我家玥儿改开荤了?亏你一天之内被逮住个七八回,也没见着哪次进了热锅里!还不赶紧的退下!”一袭青衣长袍,伸手缕缕胡须,在风中更是飘逸自在。

“玥儿,不是为师说你,怎的就整天妖王妖王的自居,更是让这些个小妖儿们喊惯了口,清誉有损呐!更何况你长在北冥观,怎会是妖呢,哎......”

“那山大王怎么样?您一走就是数年,玥儿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要整天受这些小妖儿的监视,玥儿都快成哑儿了!实在不成,下次师父云游四方也带上玥儿,如何?”说着,小丫头便踮起脚尖去薅这青衣老儿的长胡须。

“你呀你,快拿洗石擦擦脸去,不然真真的跟道前的老松树一样黝黑唠!哈哈哈”

“哼,您少拿徒儿取笑,准又是跟南极仙翁下棋输了!”小女娃做了鬼脸,便一蹦一跳的往山前的清水溪方向去了。

再看回北冥海这边,连日来海水猛涨,神龟老儿屡次前往神殿均得不到答复,无奈之下只得以定海神针作缓兵之计暂保北冥海一时之急。喜的是,当年的少年郎,经过这百年的历练,已得潜龙之法半数,只要加以时日,呼风唤雨不在话下,届时只将冥海之水止于北,流向东,那大可解这北冥海之忧!但这潜龙之法却对用法之人反噬极高,唯有用夫诸之角、梧桐果、外加白芨、紫草再引这凤凰山灵清溪的水,制成药丸服下,方可解反噬之力。

“龟老儿,快看!”说罢,少年一甩尾,劈浪而来。一双细白大长腿,裹着藏蓝色薄衫,方才只顾着练习劈浪之法,竟差点儿忘了与龟老儿的百年之约。

“陵兮,不可张狂,我断然不能忘,只是免不了唠叨几句,这凤凰山虽非似神殿,但仍不可冲撞山中小兽,此去需答应老夫三件事......”

“莫说三件,就是十件,我也答应”少年忙说。

“第一件事,此去可由山南路而上,万不可走北路,更不可接近北冥观!”

“晓得,晓得!”

“第二件事,这夫诸常饮灵清溪的水,你且在灵清溪守着便好,只许取夫诸的角,万不可伤及性命!”

“这第三件事,你切记下,此去非让你玩耍,而是有要紧的事,不可久留,只允你一天时间,日落之时务必返回宫中!”龟老儿话犹未尽,甚是忧虑。

“知道啦,老头!”未等龟老儿说完,少年乘浪而出。


 楼主| 发表于 2019-2-18 11: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相遇(2)
不几时,少年便来到了凤凰山下,本打算一个凌云决,乘风直到灵清溪,却发现法决用不出。“哼,这个老头,居然给我用了禁法术!”

在北冥,法跟术并存十二级,出入者为青铜阶,从一级到六级,中级为金刚阶,又分为一级至八级,而高级则为黄金阶,一级到十二级,再高一层则为王者法师,从高级往后所修者,必是法与术同时掌握,当然现存高级法师已寥寥无几,龟老儿算一个。

算了,算了,不就是爬爬山嘛,正好练练我这双腿。过了些许,少年别说溪流,就是小水潭也没见个。“哎,早知这般,我应拿了龟老儿的凤凰山脉图。”少年耷拉着脑袋,嘴里叼着根蓬草,正望着若高的树发呆,考虑着要不要登高望远。“嗖~”一白色小兽从草丛越过,“身体通白,似鹿,有四角!这岂非是夫诸!”少年忙飞奔跟了过去,跟至一小溪处,见这小兽单单只有一角,说似鹿更似马,“不管了,也总该是有用的,或许是这一路跑的飞快,掉了三只角呢!”少年暗暗推测,说罢反手念咒,趁着这小兽喝水间正打算用冰定将其冰冻,“定”少年大叱一声,却忘记自己已被龟老儿用了禁术,非但没有冻着小兽,反而让小兽吃了一惊,拔腿就要跑。说时迟倒是快,少年随手捡起石子扔去,这一扔不要紧,小兽没跑反而定定的看着他。

“哈哈,小爷不出手不知小爷的厉害!”正要向前。

“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兽!”从水中露出个女娃娃的脑袋,只见圆圆的小脸,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因恼怒而聚在了一起的小眉毛,反而更透着几分灵动、可爱。

“我,我才不是小兽!”脸上羞红了一片,只得慌忙转身。

“你转过头来!”

少年又羞又臊,却还嘴硬:“凭什么你叫我转身就转身!”

百来年内,除却道人,小女娃却未见过其他人,今日突来一人,虽见面有些唐突,但却好奇的狠。见少年未曾转身,小女娃口中默念。瞬间少年被一股子无影的水绳困住,直愣愣的拖到女娃面前。

蹁跹袅娜,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少年看的有些愣神,一时间竟忘了龟老儿的嘱托。

“你为何要欺负我的小兽?”只要那独角儿的小兽正屈膝委屈的蹭在女娃娃的肩头。

少年非是不通情理,见此场景,只能委实道来,且从那北冥水涨到如今入山取药无一具细,全全告诉了女娃。“哎呀,我怎么都说了!且不说她是歹人,就单单几句,这夫诸的角我是万万取不得了!”少年暗暗恨自己,摇晃着脑袋打算离去。

“哈哈哈,原不是小兽,竟是痴子,我且问你,这夫诸几只角?”

“当然是四只!”

“那你且看这只小兽几只角?”

“一只,但许是.....”

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自要向前逗他一番,却是罗裳外金线绣的大椿小荷包叮铃铃的作响。

“师父为何此时唤我,难不成九凤姐姐来了?”想到这,女娃笑道,故作道人言吐:“今日我且不与你多做计较,本是相逢即是缘,夫诸的角我家院儿尚有些许,三日后你且来这灵清溪找我!”说罢,女娃羽衣飘然而去,小兽温顺的跟在女娃子后边。

“外,我叫陵兮,你叫什么?”

“你可唤我玥儿,我这小兽乃唤独角兽,你且好生记下!”

“独角兽,灵清溪,哎呀”陵兮一拍脑袋,匆忙从身上拿出六棱水晶瓶,顺着灵清溪的上游,接水去了。继而回返,采了梧桐树儿的果子、白芨、紫草,仔细的用采灵袋装好,急忙下山去了。

再说玥儿匆匆赶回道观中,却并未见着九凤姐姐,正好奇呢,却见师父领着一小男娃走了进来,“快来见过你师姐!”这小男娃也不惧生,恭恭敬敬的给玥儿作了个揖,算是拜过了。

“什么个情况,刚遇到一痴子,又莫名其妙的成了师姐,今天是怎么了?!”玥儿心想岂非是在梦中?淡淡的喝过茶水,缓了一缓,便问道:“你可叫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