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你来了,一切都那么美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8 23: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止于水 于 2019-9-8 23:39 编辑

你来了,一切都那么美好
           ——等你回到人间(下)
       博山 云止于水

到校时,刚刚六点四十五。打开窗户,山风一拥而入,乡村的清晨凉爽而芬芳。用矿泉水瓶淋洒养在窗台上的栀子花,水珠晶莹,滚动在叶片上,熠熠闪光。门咣当一声响了,二班班主任推门而入。这么早!他是城里人,一般七点半左右才会到。

他很快去班里了,说是被安排早来维持纪律的。教室里乱哄哄的,孩子们各做各的,聊天的、收作业的,做值日的,来来回回逛荡的。靠近窗户的一角,她回来了,低着头,安安静静地坐着。从生死线上回来的小女孩。“吃早饭了吗?”俯下身子,像平日清晨见到她一样轻轻问道。她抬起头,一张充满稚气的脸,清澈如水的眼睛望着我,低低地说吃过了,妈妈给做的。真好,妈妈吃妈妈做的早餐。

课上,依然像平时一样,别人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会问题,她答非所问,显然不在状态,思维还没有跟上,显出病后初愈的迷惑。十多天没来,在绝望、死亡的边缘挣扎过的人儿,应该比谁都更热爱生命。她去办公室交作业,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是神思飞扬的面容安静起来。默默注视着班主任和她对话。无人的走廊上,等她路过,轻轻呼唤她的名字,张开怀抱轻轻拥抱她,十二岁的少女,已经和我身高差不多了,“好好爱惜自己,要活到寿终正寝。”“我再也不会那样了,您放心。”终于看到她眼中蔓延的笑意,从微微湿润的眼角荡开。看着她的背影从走廊上缓缓走进教室。



2

散学。车到了一站,她下车时,我也下了车。“嗨,上次去家访也没成,今天去你家啊。明天下午去我家玩可好。”“好啊。”她笑起来。我们一起走过大桥,桥下碧水汤汤,有青青水草在河畔生长,葱茏一片。沿着胡同,我们拉着手,晃荡着着,像是调皮的孩子,感觉身心都放松了。走到墙内有一大棵柿子树的人家,我问“你见过柿子花吗?”“没。这是一棵柿子树,我见过柿子从绿色到变得金黄。”她抬起头,凝神看着头顶的大柿子树。隔着高高的院墙,柿子树从高空一直遮满了一段狭窄的胡同,夏日路过,浓荫密布;深秋,绿叶中点缀着是一朵朵橘黄;初冬,树上只剩下柿子如灯笼,引得无数鸟雀围绕着啼鸣啄食,像是开饭前的祈祷和感恩。“冬天,我从这儿路过,树上有十几只大鸟,特别美,我还给录了一大段视频呢。”她听着,很开心。

走过那段种着韭菜和花的窄路。老狗趴在窝里,安静地凝视着我,还好。“妈妈,我老师来了。”一位年轻的女子出来了,这就是她的妈妈。在家,真好。每一个孩子放学回家,大门是敞开的,有妈妈笑脸相迎,是少年时光最珍贵的记忆。“本来今早晨要回去,不大放心就留下了,今天就回去。”和我说完了,问孩子:“在学校他们说你啥话来?”心想:为什么不问遇到什么开心事了?唉。她也没有搭那个话题,安静站在我身边。拉她坐在身边,给她看几本特别好玩的书。汪曾祺的《生活,是很好玩的》和《受戒》,她可以准确对书扉页和文字中的好句子进行准确评论。川端康成的几本书,一看到封面,她就给美震撼了。一夕的《平静生活》,里面有给人安静和美好的力量。另外,还一起看了一些书。

她起身去西间写作业了。她妈和我谈起她的牵挂和困惑,说孩子不听她的,太沉迷手机,跟她回淄博那些日子简直离不了,想给她没收。还有一些事情,静静听着,也不厌其烦地说着,感觉嗓子哑得厉害。

一会儿,她的爷爷回来了。看见我,赶忙去沏茶,说刚才去打吊瓶了。很久以前,老人家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我的电话,几次打电话和我说孙女的事,满是关切和无可奈何。又一次,我在小慧家附近的地里挖荠菜,一个阿姨就和我聊起来,和我说孙女的事,让我多操心。那就是她的奶奶。在我心中,她热情、善良、美好,重感情,绝非听来的那样。认识一个人,永远不要听别人怎么说,而是用眼睛和心灵去感受。

爷爷喊她端茶给我喝,“你喝吧,你需要多喝水。我放学时刚刚喝了一大杯呢。”我把茶水递到她手里,她接过去,看我执意不喝,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安静站在旁边看着我。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起身告别,到院子里,还是没有见到以前她给我讲的猫,上次就没有见到。她说喜欢把猫抱在怀里,那时候,猫就是最好的陪伴了吧。暮色苍茫,院子里黯淡了下来。西边,有一抹晚霞,特别美。她和妈妈站在门口,看我离开,转过拐角时,最后一次回头,还看到她的身影,沐浴在一片霞彩中。



3

第二天清晨,离开家时,嘱咐娘下午去地里摘甜瓜和黄瓜,说有一个学生来玩。坐车时。我站在她身边,附身轻轻耳语:下午记得去我家啊。她完全恢复了常态,笑着点点头。

一天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到了瓦峪车站,我看了看她,默契地微笑。再一次和她一起走在路上,像是一对好朋友。门大开着,走进院子,娘正在洗衣裳。“娘,我回来了。这是我学生。”

去了我房间,从来不愿外人到房间来。我家是农村七十年代典型的住房,三间大北屋,中间既是厨房,也是客厅,也是杂物室,一进门,对着北边一闪窗户,窗户下是一张红漆木桌,上面摆着筷子等东西。三个抽屉,下面是两扇门,里面放着碗等生活用品。西边,墙壁上上有一个墙柜,放着一些杂物,面是从田地里采摘回来的蔬菜。爹和娘住在东间。西间是我的,古琴占了一大块空,北边一张小床,那边是一张大床。进门两边都是书架,书柜也堆满了书,窗台上也是书。大床上,还摆了半床书。尽管房间局促、简陋,却是我身心安放所在。一般的朋友,是不会邀请到家了。

一进门,她就惊呼起来。站在书架前一本一本地看着。“你喜欢看那本都可以带回去看。”娘早已经洗好了甜瓜,端进来,笑着招呼我们吃。我翻出阿姐早年的两大本剪报,我们一起看。第三次相见,阿姐就把多年前的剪报送给了我,说要给学生看看,希望可以从中得到启示。阿姐中学毕业,因家境有变,考上理想的高中却放弃了,痴爱文字的她,从各处学习,报纸上的好文字,看过之后就剪下来,贴在账本上上,都是当年最好的文字,很多现在读起来还是那么生动有力和美好,像如鲁先圣、周蓬华、巩武威等作家的文字,还在首页做了编目。扉页在岁月中仓黄了,捧着沉甸甸的一本,心里满是叹服和感动,她也一样。

给她一本回去看,又找了好几本适合她看的书,其中还有一本是大冰的书。她沉浸在一本书里,此刻,夕晖斜斜照进来,小窗户上的书籍晕着一层暖意,说不出的温馨、安宁。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快乐!”送她走时,她微笑着对我说。我愿意请你来玩,愿意用一个下午的时间,陪伴你度过一生中一个不同寻常的下午。因为你敏感的内心和出色的表达,还有你对我的善意。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是师者最大的幸福。心里默默期待她能够写出更多精彩的文章,像如初一上学期就写出《假如我是一个稻草人》那样小说文体的文字,其非凡的想象力和语言驾驭能力由衷地令人欣喜,假以时日,若坚持读书写作,我相信,前途不可限量。

送她出门。从小路上走,一前一后走在天地之间,说着话。“萍萍,你回去吧。”她似乎从来不喊我语文老师,心底里反而更加喜欢这样的称呼。就像那次在课堂上,轮到她上台讲,我坐在下面认真倾听,举手。“李常萍同学,请你来回答。”走过石桥,风风雨雨几百年了吧,石桥残缺却屹立桥面,如饱经风霜的老者,而桥畔的荆轲花开得年轻恣意,紫色的细碎花朵在风里轻轻浮动,有淡淡药香弥散在空气里。“你回去吧,萍萍。”“多送你一会。”走过桃林,走过核桃树下,走过荒草及膝的狭窄土路,走过西瓦峪村口那户凌霄花开得绚烂的人家,走过曲曲折折的小巷,一直到河边,我目送她的身影,欢快越过河流的水泥墩,夕阳的余晖返照在路边的槐树上,那么明净,溪水哗啦啦流淌的声音,在风里流转,直到她的背影拐进了小巷。

曾经,小巷的外面是一大片白杨树林,枝繁叶茂,生机勃勃。在心里,曾经绿过的风景永远烙印于心,曾经一起走过的岁月,也会陪伴孤独的生命。



4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收到她的信息:“萍萍,我很想你。大冰的书读完了,特别好。写了很多文字,没有打出来发给您。听说我们换老师了,你调走了吗?”我不知道。还以为会陪伴他们走完中学时光。

果然。最初,无法接受。想了很久,不过一场离别,一场遇见。所遇皆是善缘,无问西东。

遇到她。听她说还是觉得您最好。再一次拥抱了她。从此,一段师生缘已画上句号。而牵挂和祝福会与生命一样长久。

亲爱的小女孩,在你孤独的夜晚,在你强装微笑的背后,其实一直有一颗心与你同在,愿上天善待于你,愿你终不负天赋聪颖。

多少年后,多少看似寻常的片段,都成了记忆里的经典。亲爱的你,也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那些苦难,早已化为云烟。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昨天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着,读着,陷入沉思,一切的相聚都是那么美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