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大头的故事【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5 19: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马平川 于 2019-12-31 06:15 编辑

大头的故事
桓台   马玉涛

那天,冬雨迷蒙,一路缠绵悱恻。大海驾车又一次途经那座小城。

记忆中的小城,几乎还是十五年前的样子。蜿蜒起伏的城市街道,两边繁华的商业楼房,依次从车窗前闪过,可是他心里却没有丝毫兴致,竟油然而生些许的惆怅和失落。

小城的市容景貌,繁华依然不减当年。处处车水马龙,人声喧嚣鼎沸。车子驶过护城河大桥,路南是曾经最繁华的老服装城,再转弯拐向南路,路东那片曾经的服装新城,就是大海曾经在此建筑工地打工待过的地方。

大海的心里霎时翻滚涨潮了。前方是路口,红灯亮了。停下车,他扭头侧向车窗外,他把车窗缓缓降落,深情凝视着那片曾经奋斗过的工地原址。

十五年了,这个工地铭刻着他一生难以忘怀的故事啊。

大海心中的五味瓶瞬间被无情打倒了。那种说不出的滋味,像苦涩的海水,涌遍全身。他再也不能安心开车了。绿灯亮了,他驶过路口,把车停在小城车站附近酒店的泊车位里。

把车停好,大海拧下车钥匙。望着车挡玻璃上,来回滑动的雨刮,眼前那清晰而又模糊的酒店,再次映入眼帘,映入他惆怅满怀的心里。

大海忍不住哭了。泪水顺着脸颊像两条河流哗哗不止。大海想起了一个女孩。

往事如风,只是痴心难懂……。记忆中那首经典老歌《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从冬雨中潸然洒落,再次在他的回忆里绽放如初,鲜亮醇香。歌声中,他想起了那个女孩的名字。但他却一直没有女孩的真实姓名,也不知女孩的家庭具体住址在哪儿。他只知道女孩有个美丽的绰号叫---大头。

记忆如海,潮起潮落。大头那清秀的身影再次闯进了他的脑海。想起初次邂逅大头,就在眼前这座酒店里。往事如幕,他至今仍清晰地记得。

那年大海他才二十七岁。刚结婚四年。常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他和妻子是别人介绍的,在父母的督促安排下,就贸然结婚了。由于长年累月漂泊在外,一年到头回家屈指可数。就更别提和妻子的关系如何了。工地上的生活,简单枯燥,像围城来侵袭,顶着日头日落,打发着无聊的青春岁月。那时妻子脾气火爆,回到家有时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和他吵闹不休,并大打出手,让他心灰意冷,让他很后悔结婚过早,甚至产生过离婚的念头。

眼前的这座酒店,曾经离工地很近,就在公路斜对过。那时他刚从市里的工地搬迁至此。小城离市中心有六十多里地。他一直跟随家乡的建筑公司在大城市打工,一下子就从繁华的大城市来到郊区小城,还真有点不太适应呢。记得搬来工地第一天晚上,经理叫他找一个附近的酒店,说是聚聚喝开工酒。说来凑巧,大海一出工地门口,眼睛一瞭,就看到了斜对面的这座酒店。他就来到酒店里。吧台上一个温婉的短发女孩莞尔一笑,轻声向他问好呢。他打量着眼前的女孩,高高的个子,虽头有点大,但温婉的容颜,迷人的微笑,加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睫毛忽闪,像是曾经最喜欢的歌星陈淑桦的样子。

就这样大海结识了酒店的吧台女孩。那晚他超常发挥喝得不少,虽步履踉跄,但不知道怎么,却很是清醒。晚上酒散离场,经理叫他去结账。他在柜台边上又和大头又聊了几句,结完账,临走要了她的手机号码,说了一句下次再见。不知道怎么了,推门离开那一刻,他转身不舍回眸。看到大头也在看他,两双眼睛的暧昧之光,竟交织在一起,暖暖的,亮亮的,让他顿生爱慕之情。

回去以后,他刚卧床休息。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是大头的手机发来的。“嗨,你好!帅哥,很高兴今晚认识你,交个朋友吧。我是刚才酒店的吧台服务员大头,他们都这样开玩笑叫我,你不介意吧。希望你们常来酒店喝酒做客。有场合要提前打电话订房间哦。”他欣喜若狂,也给她回了短信,就这样他们两个人经常晚上互发短信聊天。

大海随后有场合经常去酒店光顾。他们两个竟成了熟悉的好友。以后一有时间,他们两人就短信聊天,从聊工作,聊人生,聊家庭,聊生活,聊到最后,竟聊到了彼此的感情。

有一次,大头在短信上说,她想找一个和大海哥一样的恋人。知冷知热的,能给他带来一辈子幸福和温暖的男人。大海看到短信后却眼红了,涩涩的,有股说不出的酸楚,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大海想了好久回了短信,他愧疚地说,对不起,大头,我已是有家室之人,如果时光倒转,我会重新选择你。你相信吗?大头接着回了短信说,大海哥,你们结婚后幸福吗?可我在聊天中看得出你不幸福。你如果能离婚,我就马上跟你。大头的短信,让大海打翻了五味瓶,大海开始不安起来,他此时更后悔那段匆忙的失败婚姻,他恨不得马上去离婚,重新开始。可一切都早已为时太晚。大头继续给他发短信,她说,她从小没了爹妈,生活很是凄惨,是哥嫂拉扯她长大成人的。昨天哥嫂给她打电话来了。说给她寻了一门婚事。男方是村里村长的儿子,很有钱的。只不过刚离婚,是个二婚。她说,她马上想到了那个村长的儿子,她见过他一次,经常打她老婆,他比她大整整一旬呢,一脸的麻子,是个二混子。哥嫂怎么能让她嫁给这样的人呢?她说,这件婚事,哥嫂已经替她做主答应人家了。叫她下月回家抓紧办婚事。

大头说她死活也不愿意回家乡,不愿意和那个二混子生活在一起。可哥嫂却死活不同意退掉这门婚事。她知道哥嫂收受钱财聘礼,再也收不回来了,唯有离家出走,找一个心爱的人浪迹天涯。

在一个飘雨的冬夜,大海和大头见面了。见面的地点是,小城的护城河边,一家小酒馆内。那晚,大海泪流满面,面对温柔可人,楚楚可怜的大头,他喝了很多的酒,和大头讲了很多的痴心话。他说,他好好想想,回去和爸妈和妻子谈一谈。他知道这样根本是不可能的,但他仍愿意去尝试一下。大头眼里充满了希望。大头流泪了。她说,大海哥,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我不想把自己的青春淹没在一条浑浊的河流里。

那晚,酒散离场,他俩都醉了。他搂着大头在雨中沿着护城河边一直走到深夜。他至今仍记着:十五年前的夜色阑珊,那排沿河路灯,在雨雾缠绵中,印刷下大头清秀的影子。路灯下,雨雾中,一对恋人,拥吻而立,泪水,雨水,流淌在彼此的脸上,交织着万般爱恨离愁。蜿蜒北去的护城河水,流淌着污浊的味道,仿佛变质的婚姻,永不结冰上冻,散发出难闻的气味,伴着雨水,伴着夜幕,伴着泪水,伴着伤痛,向前方的黑夜尽头流去。如今河水污染了又清澈,流淌多少沧海桑田。

第二天,大海回家了。回家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大海的计划落空了,根本不能实现的。父母把他狠狠拾掇了一顿,骂他是陈世美,痴心妄想。妻子也决然绝决,坚决不同意。大海心灰意冷,茫然无措,脸上再次流下苦涩的泪水。

第三天,大海回到工地。晚上他又一次约大头出来。地点还是护城河边。当大海把这一切告诉大头时,她放声哭了。声竭力撕般的哭声,划破寂寥的月夜,仿佛一株枯萎的玫瑰,垂头挣扎怜立。她扑在大海的怀里,双手使劲擂打着他的后背,似乎把所有的委屈和哀怨全部发泄给这个男人。大海其实早已泣不成声,他使劲搂着这个可怜的女孩。他觉得愧对这个不幸的女孩,愧对这个美好的世界。

哭闹了好长时间,终于平静如初。冬天的风很凉,也很冷,月亮挂在寂寥的天空,深情注视着这对有情人,洒下无比惋惜的清辉,像是离别的泪水涓涓流淌。幽幽的护城河水,依旧污浊不堪,散发着难闻的恶臭。是谁污染了大头本应幸福美满的爱情河流。她才那么年轻,才二十三岁啊。大海扪心自问,可他却拯救不了这朵鲜艳的玫瑰,任她凋落枯萎在污浊的河流里。

再后来,大头走了。大海听酒店的服务员们说,她回老家了,再也没回来上班。大头走后再也没有给大海回短信,大海也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再后来大海的手机丢了,再也联系不到大头了。一年过后,大海的工地交工,返回了大城市。人海茫茫,大头的故事像陈旧的花瓶,有时候想起,爱把记忆小心擦拭,一朵刻骨铭心的玫瑰,就会呼之欲出,瓷釉依旧痴心不改,爱恋鲜红的花痕。

岁月如河,十五年过去了。小城,还是那座小城。店面,还是那个店面。繁华旧梦,楼宇依在。可物是人非,难觅往昔真挚风声。

……我早已为你种下,九佰九拾九朵玫瑰。从分手的那一天,九佰九拾九朵玫瑰。花到凋谢人已憔悴,千盟万誓已随花事烟灭……。

歌声悠悠,冬雨迷蒙,大海下车了。他又去了酒店,点了一盘虾仁水饺,点了一盘酸辣土豆丝。他含泪吃着午餐,往事历历在目。

离别酒店时,他从酒店老板娘那里知道了大头当年过的不幸福,后来离婚去了别的城市,遇到了一个珍惜她爱她的男人,现在过得很幸福!他其实很想问老板娘要大头的电话,但他忍住了,爱一个人就是希望她幸福!虽百感交集,但他决心不再苦苦追问,不再去掀开伤心往事,让这个曾经苦命的女孩继续幸福下去,让这一切随冬雨迷蒙吧!

一路冬雨婆挲,落地成念,再次追忆此情,热泪却成惘然。一座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城。大海在冬日的小城里短暂驻足,颤抖的手,素描下大头的故事。他深情为大头写下一首诗,他含泪为大头素描,镌刻在心里,留在生命的年轮里。


大头

那天,雨雾迷蒙
时光携手冬雨,途经小城
这座梦搁浅的地方
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城

小城,还是那座小城
店面,还是那个店面
繁华旧梦,楼宇依在
可物是人非,难觅往昔真挚风声

十五年前的夜色阑珊
那排沿河路灯,印刷下大头的影子
蜿蜒北去的护城河水
河水污染了又清澈,流淌多少沧海桑田

往事像陈旧的花瓶
爱把记忆小心擦拭
一朵刻骨铭心的玫瑰,呼之欲出
瓷釉依旧痴心不改,爱恋鲜红的花痕

恍若隔世的玫瑰,让釉面无语凝噎
冬天转身化作一支铅笔
小城埋头把大头的影子
写生素描,镌刻黑白人生

一路冬雨婆挲,落地成念
再次追忆此情,热泪却成惘然
颤抖的手,素描下大头
一座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城

微信图片_20191225191003.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 语音朗读
发表于 2020-1-2 15: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凄婉的故事,引人入胜,令人唏嘘。
只是感觉结尾的诗有点儿多余了------诗的内容文中几乎都已呈现。一得之见,供参考。

▶ 语音朗读
 楼主| 发表于 2020-1-17 12:2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晴儿麦田晴朗 发表于 2020-1-2 15:23
凄婉的故事,引人入胜,令人唏嘘。
只是感觉结尾的诗有点儿多余了------诗的内容文中几乎都已呈现。一得之 ...

感谢

▶ 语音朗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