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枯荷残雪(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4 08: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枯荷残雪
张店  深山樵夫

下雪天很美。晶莹的洁白的雪花漫天飞舞,“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一代伟人的这首词,应该胜似王国维所言的治学三境界:一曰“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二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三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个人认为一代伟人的佳句与治学三境界既一脉相承,似乎又突破和高于这三种境界,伟人的佳句没有一点古时候文人的消极、自恋和孤芳自赏,而是一种訇然中开、大气磅礴的新境界:提笔能吟诗,上马能杀敌;得胜不骄傲,失败不气馁;江山有胜迹,我辈复登临!

1月5日,去高青参加市网络作协的年会暨网络作家高青创作采风颁奖仪式,期间手捧还带着浓浓油墨香的《高青菇事》,花东村爱民书记的头像赫然印在红色的封面上,一种亲和感扑面而来,在这本精致的沉甸甸的作品集中,有33位作家的采风作品,从多个侧面反映了这位爱民村书记带领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精神世界和感人作为。早上乘车去的时候,浓雾弥漫,天气不是很冷,这似乎是下雪的征兆,从高青领奖归途,天降小雨,如冬天里的春天的感觉,淅淅沥沥,一颗颗珠圆玉润的雨滴落在身上,像蜗牛般依附在衣服上,似乎也想取暖,然后未经允许就悄然钻入防寒服中,再也不见影踪了。此时,路边的荷塘中的枯荷依稀映入眼帘,它们以蜷缩的、残缺的、衰败的身体,在冬雨中被清脆的敲打,发出次第的声响,吟喔生命的绝唱。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植物也是如此,在路边这一亩方塘,几个月前,还是夏秋之际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那些顽皮的菡萏,如同仙子般,在水塘中抽出曼妙的身材,在精美的舞蹈中,开出白色的或红色的花朵,在田田的莲叶中,花蕾中绽放着沁入心脾的芬芳。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在荷花的世界里,怎么会没有蜻蜓呢?我的印象中,蜻蜓有三种颜色:黄色、褐色和绿色。在老家的河边湖畔芦花丛芦苇阵中,黄色的蜻蜓最常见,但是绿色的蜻蜓最可爱。特别是家里新翻盖草屋,就会引来无数的蜻蜓在新屋顶的周围盘旋,现在想来那阵势如同世界大战爆发,那些蜻蜓如密密麻麻的飞机,似乎发出“嗡嗡”的声响。如今季节已经是数九寒天了,青青绿绿柔柔弱弱的荷仙子已经芳踪无觅,而以枯荷留存下来的景象,似乎是个考古中发现的古村落,与同一片水云间的繁华景象乎没有关联了。但谁都知道这是有联系了,却都不愿意去关联,而宁愿枯荷雨声与夏荷滴翠没有半点关联,这是人们普遍的心态呀,也是一种不完全忠于事实的人云亦云。冬雨下到次日下午,终于在人们等待中,悄然华丽转身,由淅淅沥沥变为飘飘洒洒,被雨水已经浇透的思绪,无法及时醒悟或转圜,洁白的雪片就急速的堆积,一点点的挤压冬雨所占据的空间,直到全部占领。

此时,我的视线我的视野我的思绪似乎早就远离了那片枯荷孑立、如泣如诉的世界,可是我的脑海我的眼中仍然浮现出荷塘的另一番景象。那些被冬雨淋透的枯荷,与其说她们曾经是一群手摇花伞、柔姿曼舞的仙子,倒不如说如今已经如同经历战争之后的英雄雕像。也许,在那么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其中的枯枝像是一个孤独无依的老人,但立马我就否认了自己的这样的一种不切实际的臆想,因为神州大地像花东村崔爱民书记一样的脱贫致富带头人万千个,正带领一群群的村民走在致富奔小康的康庄大道上。一株枯荷,傲立塘中,曾经有过蜻蜓簇拥、百鸟朝拜的辉煌,但是在辉煌过去之后,笑看云卷云舒,静观花开花落,这样的心态是可贵和可敬的。此时,我想那景象是枯荷株株,立于塘间,不卑不亢;顶雪傲霜,钢筋铁骨,意志坚强。在岁月的二十四节气轮回中,始终充满生的朝气命的刚强,因为它懂得:坚守,成功;退缩,出局。人在草木间,万物事理是相通的,至少也是旁通的。也许,此时此刻,那落在枯荷上的雪,正在一点的融化,白色伴着枯黄,产生着生命一种独具魅力的美,当雪花把一株株枯荷包裹,那是一种怎样的美?一种连画家也描绘不出的晶莹剔透,一种连大师也无法解读出的生命禅意,一种最虚幻而又最真实的生命站立和英姿,就这样成为了天地之永恒的印记。也许,在枯荷的根部,不仅仅是丝丝连连、七窍相通、九孔相联的莲藕;而且还有蜉蝣,这种跟蜻蜓近亲的昆虫,正在塘中顽强地生长,几个月之后,在一个春花秋月的白天或晚上,它就会浮出水面,履行完自己短暂而美丽的一生。记得美国盲人女作家海伦 凯勒曾经写过《假如让我眼亮三天》。生命中假若只有三天的光亮,够短的,但是比起蜉蝣来确实够长的,因为蜉蝣从出生到老去,也许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诗经有云: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於我归息?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於我归说?意思是说:微弱蜉蝣在空中振翅飞舞,漂亮的外衣色彩鲜明夺目。叹其生苦短我心溢满忧伤,我将如何安排人生的归宿?细小蜉蝣在空中振翅飞舞,尽情展示着它华美的衣服。叹其生短促我心涌满忧郁,我人生的归宿将栖落何处?柔嫩的蜉蝣刚刚破土而出,轻轻舞动雪白的麻纹衣服。叹其生命短暂我忧郁满怀,到哪里寻找我人生的归宿?

在浩瀚的大自然中我们只是沧海一粟;在飞速的时空里我们的生命也如同蜉蝣一样短暂,但是这并不妨碍去实现在自己的文学梦、财富梦,等等。花东村的崔爱民书记在前半生的人生经历中,先后从事过28种职业,这28种职业如同古书中的28种技艺,把他锤炼塑造成全心全意为村民服务的带头人,一个备受村民信赖的人,一个选择了第29种职业——为村民服务的人。

枯荷残雪,看起来很美,品味起来更美。那是一种生命绽放的美。其实,不只是枯荷残雪,还有衰草藏雪、虬枝挂雪、团山积雪,等等,都是各具形态、尽展其美,等着你的驻足观赏、你的流连沉浸、你的禅意品味、你的哲理思考,这样的品味,你可愿意?
枯荷残雪1.jpg
枯荷残雪2.jpg
枯荷残雪3.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 语音朗读
发表于 2020-1-15 11:28: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支枯荷、一蓬残雪,引发了李老师如此丰厚的联想。既围绕主题又不囿于主题,灵活自如地出入于枯荷残雪之间,不断品读、不断玩味,升华出一个颇有深意的问话。拜读学习了。问好。

▶ 语音朗读
 楼主| 发表于 2020-1-19 14: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理解、支持,问好柴老师!

▶ 语音朗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龙的天空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龙空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