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忙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8 11: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街北平 于 2020-1-18 11:39 编辑

忙年(首发)
张店  大街北平

不经意中,春节就要到了。节前的这十几天无疑是国人最忙碌的日子。商场爆满,人头攒动,人们精心挑选着过年的物资,毫不吝啬的大把撒钱;车站、机场、码头,南来北往的旅客人山人海川流不息,比平时多了几倍;火车、汽车、飞机、轮船等载着对家乡的向往驶向四方,形成了人类最壮观的迁徙景象;单位发福利了,村子分年货了,大红灯笼挂起来了,树灯开始装饰了;“抓紧写作业,过年可尽心的玩。”在家长的督促下,孩子们也收起玩心,抓紧时间完成寒假作业----哈,家家户户、老老少少眼下似乎没有闲人,每个人都在为“年”忙碌着、操劳着。里里外外、角角落落到处弥漫着节日的气氛,年的味道一天浓似一天。

我家的“忙年”早已拉开了序幕。腊月初五,女儿就联系安排了擦窗户,这也是唯一的雇佣外人来干的活儿。接下来,洗窗帘、洗沙发套、清洗油烟机、整理橱柜、搬箱倒柜的打扫卫生等等,每天我和妻子不紧不慢的干上几个小时,其原则就是每天多多少少的干一点,但千万不能累着。年越近,事越多,我们就做了个“周密”的计划,具体到了那天采购鱼肉酒油、那天炸菜卤肉、那天理发烫发、那天看访亲朋,那天上坟、那天贴对联;鱼缸里要买添几只鱼,到银行换点新钞票,去饭店预订家庭聚餐的房间,文学现场上还要计划写几篇文章等等。哈,年前的事儿真是不少啊,一直排到了年三十。

忙年、过年,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传统。自从有了“年”这个节日,忙年、过年,就是中国人的一件大事,年复一年、流传不朽。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今时的忙年与过去的忙年,已大不相同了。相对于过去的忙年,如今的“忙年”不知要轻松了多少倍,与过去的“忙年”相比,如今还真的称不上“忙”。

小时候我常住在农村,在我的记忆中,那时的人们似乎一年中都是在为“年”而忙碌着、劳累着。因为生活的艰辛和困苦,那时候“年”的吸引力远比现今大得多。辛辛苦苦一年,唯有过年,才能吃上白馍、鱼、肉和饺子,才能穿上新衣服、新鞋帽,才能放鞭炮、看年戏等。人们对年是那样的期盼着,过个好年,就是那时人们的愿望和奔头。正是这愿望和奔头激励着人们不辞辛苦,勤奋劳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的脑海里闪现出小时候在农村所经历的那忙年的岁月。

二月二,吃过炒豆。意味着这一年的“年”和“节”过完了。俗话说:二月二,龙抬头,大家小户使耕牛。一年之计在于春,人们又开始忙活新的一年了。修整农具、运粪备耕、浇水锄草、整修农田,艰辛的劳动又开始了。这个时候,姥爷要去集市上买来个小猪崽,把它养大养肥了,来年春节就有肉吃了。带着这个期盼,每天打猪草喂猪崽,成了我们这些七、八岁孩子的任务。开春返了青,我们就漫坡遍野去挖猪草,盼望着小猪一天一天的长大。同时,姥姥也会买回来十几只小鸡,精心的喂养,秋后母鸡就可以下蛋了。“咯咯哒,咯咯哒”每拾起一个下的蛋,姥姥的脸上就涌上喜悦,一个一个的积攒起来,腌制一些留到到春节吃。而公鸡到时可做卤鸡、炸虎头鸡等。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锄草、施肥、浇水、收割、打场,辛辛苦苦收获完麦子,大多数的麦子要上交为公粮,然后生产队开始分麦子。姥姥这时总是要存下几大缸麦子,封盖好,留到过年用。余下的麦子也是舍不得吃的,大部分去调换成玉米、高粱、地瓜干等,这样粗细的调换,粮食就多一些,才能够让全家人吃的饱,白面蒸的馍和烙的饼平时是很难吃得上的。“窝窝头,就辣椒,越吃越上膘”儿时游戏中的一句顺口溜,反映了那时的生活写照。

麦收后,开始种秋作物了。在计划经济下,主要粮作物如玉米、高粱 、小米、地瓜等,由生产队里集体种植。而每家每户自留地的种植可要精打细算了,特别是过年用的东西,要按排好。种几垄做年糕用的黏米、种几垄棉花用来织布做衣被、种几垄白菜萝卜葱(宜保存)留到春节用、种几垄芝麻豆子过年换油吃、出豆腐等等。人们都精心计划、辛苦劳作着,希望有个好收成,有了好收成,才能过好年。

秋收结束播种完小麦后,生产队的农活就相应的减少了。人们便开始谋划和忙活着“过年”的事了。男人们各尽其能,编筐织席、打猎网鱼、砍柴纺绳、打小工、作零工,千方百计的挣点钱以填补过年。而这时最辛苦的则是女人们了,她们才是忙年的主力军。 要给家人做过年穿的新衣新鞋和盖的新被褥,而所用的布料,都要自己织、自家染。收了棉花,晒好去籽,然后开始纺成线、织成布,其劳动量繁大。一连几个月,家家户户,白天黑夜,“嗡、嗡”的纺车声、“咔嚓、咔嚓”的织布声响个不停。多少次半夜醒来,我总是看到在昏暗的油灯下,姥姥在不停的纺线,姨和妗子们在不停的织布。织好布,再染成不同的花色,便开始做衣服、做鞋和被褥了。几十双鞋底要一针一线的纳,几十件衣服要一针一线的缝。那活儿多的总是干不完似的,天天干、夜夜干、赶着干、抢着干,天冷了手被冻裂了照干不误。每天都是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为的是让家人过年能穿上新衣服和新鞋帽。“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几千年来,中国的妇女是何等的辛苦和勤劳啊。

进入腊月,忙年到了白热化了。家里有几十口人,吃粮多,推碾推磨这一重任交给了我们这些七、八,十几岁的孩子。连续十几天,每天从早到晚推磨推碾。“轰、轰”的推磨声,转的我们头晕眼花,累的我们精疲力尽。一圈也不想转了,一步也不想走了。“偷懒是小狗”,极累的状况下,我们都斤斤计较起来,相互监督着。大人们则更忙,打扫卫生、洗衣刷鞋、赶集购物、杀猪宰鸡、出豆腐、蒸干粮、炸菜卤肉、上坟、贴对联等等。这时,虽然最是忙累,但年味越来越浓了。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我们也推完磨有了玩的时间,挨家挨户的去看杀猪宰鸡,到集上去看卖爆仗的热闹场面,缠着大人们给买几挂鞭炮。姥姥出好豆腐了,趁热吃一块,那豆香味至今未忘;偷出一个晾晒着的鞭炮放,“砰”的一声,那高兴劲如今难忘。但我更不能忘却的是,姥姥那纺线坐肿了的腿、那织布洗衣冻裂的手、还有那被炊烟熏炝成的老泪眼。

年三十来到了,大家开始换穿新衣新鞋,准备年夜饭。在阵阵鞭炮声中,全家人团聚着,欢乐着。享受着年的祥和、年的温馨。除夕守岁、初一拜年,从初二就开始走亲访友了。那时,农村基本还没有公交车,大部分家庭连自行车都没有,再远的路也要下下步量。遇上大雪天,天寒地滑,道路泥泞,也挡不住人们走亲探友的热情,挡不住人们过年的热情。这团圆的年,这温馨的年,这能吃上白馍鱼肉穿上新衣服的年,让人忘记了辛苦和劳累,让人们觉得那艰辛的付出是多么的值!

正月结束了,亲戚朋友也基本走完了。又是一年二月二到了,“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带着美好的期盼和奔头,人们又开始忙活着下一个年头。

这就是“年”,它让你忙忙碌碌,它让你不畏艰辛,它让你充满期盼,它让你满怀希望!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 语音朗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龙的天空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龙空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