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文学云作家报夜淄博
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

谁是大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2 11:5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谁是大爷?
高青县     刘顺昌

“那位是王大爷?”上任不久的李惠民,接替了前任副书记联系的五保户老王,今天专门到他家走走,看看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停下车向站在村头的三人打招呼。

“我是大爷!”站在中间的一位六十多岁老人。随着声音往前挪了半步。李惠民看过老王的档案,见过照片,也一眼认出了他。听人介绍五保户老王很难伺候,他住在村头,上级来检查是必到之处,今年是脱贫攻坚年,别让他捅出什么漏子来影响验收。

  这老王排行老二,说话太随意,小时候家里又穷,一辈子也没找上个媳妇。他赶上了好时代,成了五保户,人称二大爷,水费、电费、取暖费、闭路电视信号费不用自己掏腰包,还每个月领着钱,日子过的倒也挺滋润。

他看到年轻人大把的往家拿钱,越过越好,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心里感到有点那个,不大知足了,他想今年是脱贫攻坚年,国家这么重视,不趁这个机会伸手向村里和政府多要点,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当李惠民一坐下,老王就嚷嚷开了:“小李啊,国家照顾的挺好,但是村里不大管我?院子里也不平,屋顶棚太旧,前几天感冒了,懒得做饭,也不愿意吃,也没人管啊,大爷难啊?”李副书记一听,脑袋就“嗡”的一声,我的天啊!上级来人他若这样说,自己不是被约谈,就是摘乌纱帽?这还了得?他立即打通了村支书的电话。村支书正在领着一帮人看“美在家庭”户的情况,赶紧跑了过来,他知道准时这二大爷又给惹事了。
李惠民本想发火冲着村支书,一来就听书记镇长说这村工作很好,项项走在了全镇的前列,话到了嘴边上又咽了回去,就说张书记啊,我们镇脱贫验收迫在眉睫,县里领导最近要来检查,别让你村砸了锅,并当即表态,二大爷家旧房立即拆除,地面重新铺设,北屋马上吊顶,村里没钱镇上出,镇上拿不出钱,我自己掏,三天内完成,领导来前我先来看看。

全村十几个贫困户与五保户都卯着劲干,在国家和政府的帮扶下脱贫,只有这二大爷横竖不拿,伸手要这要那。镇领导都发话了,赶紧找人吧!村支书赶紧打电话问机械,扒旧屋,弄新砖,铺地面,打发人买装修材料,还得问问吊顶的装修工在家不在家?

村里的年轻人大多数在外打工,来干活的年龄都比二大爷大,拆房运料,机声隆隆,推车运土,搬砖铺面,加班加点才完成。他本家的叔叔来干活,说老二啊,大伙忙了一天了,你烧点水给大家喝吧?二大爷说:“是村里雇你们干的,还用我烧水?再说你们有儿有女都有好茶喝,我是五保户,想当年挖过沟,开过渠,推过土,筑过堤,卖过公粮的?”

他三叔说:“这些我也没少干,我们人多卖的公粮比你还多,你还真成了全村的大爷了。”气的扔下铁锨走了。

二大爷心里想,管他三七二十一,我是五保户,我就是大爷,能哭的孩子有奶吃?我一说,屋顶给吊好了,地面给铺了。三天总算把二大爷的家整理好了,村支书刚想松口气,二大爷又发话了,这墙太不好看了,村书记你再找人包包墙吧?书记一看,是啊,新的屋顶、地面显得墙不那么白了,好!再买石膏板包墙。墙刚包好,老王又发话了,快到夏天了,我那个电扇也转的慢了,饮水机也不大行了,你可不能让我喝不上水呀?书记一想,大车都买了,还买不起一个油箱,给他买电扇、饮水机。

到了第四天,李惠民来了,村支书想,今次领导和二大爷准满意了。想不到没等李副书记说话,二大爷就开了腔,这几天干活的人太多,吵得我头疼,把屋里弄脏了也没打扫,窗玻璃上的土很厚也不擦,我的那个做饭的屋太矮了,在里面我直不起腰来,你们看看再给我盖间伙房吧,以后我可能做不了饭了,村里是否派个人给我做做饭?
村支书说:“论乡里乡亲,你叫我小叔;论五保户,我叫你大爷。以后你也别叫我小叔了,你就是我大爷!”
“我就是大爷!你要是不怕,上级来人我就这样说!”

没等二大爷说完,李惠民和村支书当时就傻眼了。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