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文学云作家报剧本杀
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

最佳导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20-9-13 10:26 编辑

绝佳导演
张志成

话说孙东海这老头,可是幸福敬老院里一个最有学问的人,他对着一大伙棋友说:“我这辈子看得最好的一部电影,就数《悲摧世界》了,里面那个爱情啊,真是悲到井底下了。”

“得得得了,”一位李姓老伙计说:“你让我不服气都不行,你下面该不会说这个《悲摧世界》的作者就是曹雪芹吧?”

“对呀对呀,我说老李头,你是咋知道的?”

“我靠,我说老孙啊,八达岭的城墙都不跟你的脸皮厚,你,你离得我远一点,我怕你嘴里的火车跑出来撞死我,我还想多活几天呢。”老李头指着他的鼻子狠劲儿损着。

“靠,你这是说得啥话,谁不知道咱是老实人,全地球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是很靠谱的呀……坏了坏了,我不理你了,看见了吗?有领导过来了,我得去帮着院长应付一下。”说着就推了老李头一把,“去去去,哪凉快到哪去。”说着就屁颠屁颠地进了敬老院的大门。

看到院子里一辆三轮车,上面装着满满一车半白半黄,斑斑麻麻的烂白菜帮子。老孙头一看就火了,“我靠,这妮子咋搞地,这剧本不是这样写得呀,看这架势,这不又回到1960年了吗?话说1960年也不该吃这烂了的白菜帮子吧,你就不知道是有毒的吗?罢罢罢,李老头不是说我脸皮厚吗,我先舍着老脸皮帮着妮子圆圆场吧。”

话说孙东海低着头,正在搜肠刮肚地搜着计策,那边进来的王局长和秘书,说笑着来到了三轮车旁。他一看到这些烂白菜帮子就吓了一跳,一把拉过正在想计策的孙老头,黑着脸颤着声问道:“我说大叔,他们就让你们吃这个呀?有发烧的没,有拉肚子的没?真tm乱弹琴,吃这个tm会死人的呀,老子还不想丢了这顶乌纱帽呢。”

老孙头正在低着头想事儿,被王局长这么一问,脑子一时反应不过来,本来挺灵活的舌头一张就蹦出连他自己都觉得混蛋的一串话,“是啊是啊领导同志,我们就是吃得这个呀,你是没尝尝,香着呢,比起六零年吃树叶子好着呢,你是没看看那些老家伙们,一个个吃得又肥又壮着呢。”

一听这话,王局长傻眼了,怔怔地看着老孙头,不光满头黑线,眼珠子冒着黑星子,眼底里装满数不尽的问号:“tm这都行?估计老母猪吃了这个也得拉肚子拉的爬不起来吧。”

老孙头说完这些话也觉得自己放错了屁,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知如何是好,心说:老孙呀老孙,你一辈子精明,今儿个怎么被臭虫咬了舌头,这么不靠谱的话你也能崩出来,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古人说祸从嘴出,真不欺我矣。

这节目演到这里,无疑是演员的毛病。其实早就知道今天领导要来视察,视察的整个过程,都是老孙头给美女院长张莉设计好了的。

因为这所敬老院是公益单位,里面住的老人大都是五保户。就是说每个老人的村里出一部分钱,不够的有政府包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已经隔了一多个月了,政府的钱还没有到位,急得美女院长张莉团团转。

你别看孙东海这老头说话不靠谱,作为敬老院里的老住户,他可是美女院长张莉的贴身参谋。每当院里遇到不好解决的问题时,孙老头就是剑走偏锋,也总能想出招儿。按他的话说,几年来这个敬老院在他的帮助下,真是办得“如火如茶”的。

每当这个时候,他的老对头老李就会说:“我说老孙头,这改革开放也没说过要改革成语呀,即便要改革,那些文人都死净了,找个神经病人来也比你强之百倍呀,你tm还‘如火如茶呢’,就你这德性,早就应该‘入火入土’了。”

这话又扯远了,话说这一车烂白菜放在这里就是老孙头的主意,他的意思就是向领导哭穷来着。他实在想不到这个张莉妮子不长脑子,弄了些不中吃的烂白菜帮子放在这里,这戏显然是演过火了,实在是超出了他的剧本构思。想想自己刚才对领导说得那些话,还吃得又肥又壮呢,真吃了这些东西,不tm给阎王爷当战士才怪呢。

“不不不,我的领导大人,我刚才是信口开河,说话没有经过脑袋过滤,千万别当真,咱不能给领导脸上抹黑不是?事情是这样的,听说敬老院里没有钱了,为了不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们跌膘,头儿把自家的存款都搭上了。这不为了省钱,就买了一批次品白菜用,这些烂叶子都是从上面剥下来的,一会儿就会倒进垃圾箱了……”

话说老孙头哭穷的本事还是有的,要是他自己哭起穷来,他能说他的内裤是树叶子锋起来的。正当他讲得唾沫星子乱飞,火车就要从嘴里跑出来的时候,抬头一看,差点把他的魂儿吓掉。因为他忽然看到美女院长正从她的办公室里款款地走出来。

他一看美女院长那个打扮,他的肺都要气炸了,心说:咱不待这么坑人的行不,我tm给你的剧本再好也不够你糟蹋的呀,这戏如果照你这样子演下去,就是不锈钢锅也不够你砸的呀。

看一看美女院长这身打扮就明白了,就说她穿的这双老布鞋吧,右脚露着老大老二两个脚指头,左脚露着一个小脚指头,鞋面子上油乎乎的,还沾着一层黄土。直气得老孙头牙根子都痒痒;我只是说为了应付领导的参观,让你穿的朴素一点就行,早知你穿这样的鞋子,还不如穿双拖鞋来得雅观呢。

这还不算,再看她穿的那条裤子吧,蓝不蓝灰不灰的,一根纤维就有麻线那么粗,裤腿上还有好几摊硬邦邦的红黑油漆。话说这个张莉能耐也真大,这明明是1960年,大庆油田会战时油漆工穿的工作服啊。

再看看她穿的褂子吧,那是黄绿格子布做的,脏兮兮的不说,胳膊关节那里一边露着一个大窟窿,和她露着的雪白的皮肤有着鲜明的对照。就说那根领子吧,黑乎乎油腻腻的,说直不直说卷不卷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褂子上面有几个洞洞不说,老远就闻到一股发霉的臭味儿。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讨换来的,反正去破烂市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她头不梳,脸不洗,脸蛋儿还搓上几点尘灰。老孙那个气啊,这tm哪里是美女院长,分明是丐帮里面的一个小片长吧?
这个张莉却没考虑这么多,一边朝这边儿走,一边笑嘻嘻的很礼貌地打着招呼:“嗨,领导好,欢迎到我们的敬老院指导工作的啦。”她人还没到,身上的那股怪味儿早已扑面而来。

王局长一看这摸样就吓傻了,这敬老院里怎么会出现野人啊,她是从哪个时代里钻出来的?要是走夜路碰上她,就是吓不死裤裆里也保准漏水的呀。

张莉却不管这么多,一边笑着一边朝前凑。王局长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一边摆着手说:“你谁呀?别过来,别过来,有话好说,好说。”腰带以下的两条腿却不听使唤,一个劲儿地往后退。这戏就这么演下去,一个笑嘻嘻地往前凑,另一个瞪着牛眼睛珠子往后退。眼看着那位领导快退到墙根了,张莉才忽然意识到;这戏是不是演得有点过火了呀?

按照剧本的发展,领导这时候应该说:“院长同志,实在是我们不了解情况,想不到你们的困难这么大,听说你都把你的存款救济了院里,你真是高大上啊,是我们这些做领导的学习的榜样啊。关于拨款问题不要太担心啦,我们回去就会立马研究的啦。不过好衣服还是要穿的嘛,化妆品还是适当要买的嘛,我可早就听说这个敬老院的院长是个大美女的啦。”

张莉停住脚步寻思着;这领导怎么不走剧本呀?你不按预先设计的语言对话也就算了,也不该像躲瘟疫似地躲着我逃跑呀?靠,肯定是老孙头这剧本不靠谱,我怎么有点被老孙头耍了的感觉呢。

这话如果被老孙头听到非得骂娘不可;靠,我本来让你穿的朴素一点就行,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再打扮得像个小妖精似的怎么行?tm是谁让你穿成这摸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从刘文彩的收租院里逃出来的呢。

作为本敬老院的院长,一看这剧本不靠谱,脑子里迅速地运转着计策。看到王局长退到院墙根前退无可退了,看他胖的像个老母猪似的,料他也不会翻过墙去。想到这里,她定了定神儿就招呼老孙道:“孙大爷,你过来一下。”

老孙头鼓着一肚子气,黑虎着个脸跑到张莉面前,刚伸出手指,还没等他骂出口,就被张莉一巴掌打开他的手,气哼哼地说:“哼,这都是你导演的好戏,这不搞砸了吧?去去去,你领着领导去参观一下吧,我要再靠前一步,非把他吓得拉到裤子里不可。”

老孙头本来就想大骂张莉一场,忽而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就使劲咽了几口唾沫说:“你赶紧回去换下衣服,记住,打扮的tm要比妖精还妖精,露的越多越好,再化化妆,捣鼓捣鼓你那些头发,弄得越鲜亮越好。”说完刚要走,又嘱咐道:“记着再点一桌子好外卖哈,一定照办哈,我走了。”

这个敬老院不算很大,只有三层楼,第三层是娱乐活动室,老人们都住在一楼和二楼。在参观过程中,王局长看到,这栋楼里面不管娱乐区和老人们的宿舍,到处打扫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特别是看到老人们津津有味地吃着荤香肉包子,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他真怕老孙头说的不是实话,若让他们真吃了那些白菜帮子,全院的老人都tm住进了医院,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都忙活起来的时候,估计他这个局长就得彻底去凉快了。

当然,这个长舌头的老孙,一路上少不了哭穷,就连那些吃饭的爷爷奶奶们,包子也堵不住嘴,也帮着老孙搭腔,“是啊是啊,你别看我们这一顿吃得挺好,这是美女院长掏得私款,这一个多月来,我们吃的可都是忆苦饭啊。”

好歹算是参观完了,老孙头揣着忐忑的心,战战兢兢地领着他们朝办公室里走,心里话:我的妮子啊,谁知道你又打扮成啥摸样呀?如果这次再演砸了,那可是瞎妮子害眼——没得救了。

想不到一开门那位局长眼前一亮,两根腿就软软地站不住了,看到迎出来的那位姑娘,一条超短裙刚刚包住臀部,上面的小褂子露着肚脐眼,两条如莲藕般的胳膊柔光四射,满室香味醉人。她一只手打了个请的姿势,另一只手的大中华香烟直接插进局长的嘴唇。那张脸儿不动也有三分笑,睫毛长长的,两眼一忽闪,就要把人儿勾进去似的。

老孙头扫了一眼大茶几子上的菜肴,又看到张莉那身白骨精似的打扮,知趣地抽身就走,一边走一边拍着两个屁股瓜子自语道:“成了成了,到底还是院长狠啊,这个小舅子不拨款才怪来,”于是就哼着,“我站在城楼观风景,耳听得……”然后又屁颠屁颠地向食堂走去。

王局长两眼发直,浑身的骨头都要化了,柔柔地问道:“你,你是谁呀?”

张莉莞尔一笑,“王局长,让你见笑了,我就是这个敬老院的负责人张莉呀。”

王局长阅女无数,像张莉这样的美女他还是头一回遇到,他握着她的手,直到坐在沙发上都没有松开,心想,人说幸福院有个美女院长,真不虚传也。
张丽抽出手给他点燃上香烟,另一只手就送上去一杯不凉不热的好茶说:“这是朋友特意送的明前茶,您老先尝一口品品滋味。”

王局长正好口渴,甚觉这个美女院长值得交往,接过茶杯一饮而进。因为他的眼神总共就没有离开张莉的脸蛋儿,这明前茶纯属于牛饮,根本不知道喝的什么玩意儿。放茶杯的时候,才看到摆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这才收回魂儿,挺挺腰板儿打着官腔说:“我说张院长啊,你们院里经费这么紧张,搞这一桌子的菜,有点铺张了吧?”嘴里一边流着哈喇子一边说:“咱不待这么奢嗜的哈,勤俭是咱们的传家宝嘛。”

张莉媚眼一笑,伸手夹了一个鲍鱼送进他的口里,吐字如铃的娇声说:“哎呀,我说王局长呀,您看您说这话就见外了,咱再穷也不能穷领导不是。”

王局长嘴里咀嚼着鲍鱼,舌头搅拉不过来,含含糊糊地对秘书说“揣揣(快快),山(先)给主管柴(财)务地嗦(说),到下午一上班,就给辛(幸)福敬老院的账户上,山(先)打上五万块钱再嗦(说)。”

(此文已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构思巧妙,尤其是个性化的语言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明。问候张老师、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淄水金山黄丰年 发表于 2020-9-14 05:05
小说构思巧妙,尤其是个性化的语言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明。问候张老师、

本不敢发在文学现场,受黄学友老师的启发,把这篇已经发表过的讽刺小说发上,供老师们一笑。
不管文学现场出不出微刊,只要把稿子投上,就无法在其他公众号上投稿,故十分谨慎。
谢谢黄老师的支持,顺祝秋安。
发表于 5 天前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刻画惟妙惟肖,很接地气,欣赏!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构思巧妙,语言个性化,使之幽默风趣,讽刺性较强。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心情 发表于 2020-9-14 20:48
人物刻画惟妙惟肖,很接地气,欣赏!

谢赵老师赏读,向你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