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文学云作家报剧本杀
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

【云朵号周刊】第一期:西湖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8 23: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沉醉在西湖桂花香
浙江  云溪山人

年年闻桂花,年年赏桂花,但还没有像今天这样,醉倒在西湖的桂花香里。

星期天,一个懒睡,醒来已近中午了,吃过午饭,就去了西湖。

出龙翔桥,沿湖望雷峰塔去,没走几步,就闻园中桂花香气,往常走西湖,沿着湖岸走,今天专拣有桂花的地方走,湖滨公园、柳浪闻莺公园中,桂花有多有少,盛开,半花,边开边凋,凋谢得差不多了的,都有,花香浓淡自然也不同,我遇到桂花树下木椅就坐坐,闻闻桂香,望望湖景,听听鸟声,秋风入怀,桂香入心。

出柳浪闻莺,夕阳将下,山岚染霭,一湖秋光,小舟荡霞,长桥上几对恋人在拍婚纱照,忆梁祝故事,总令人感叹,每次绕西湖,总到此处见夕阳,但秋日夕阳又别于他时,白乐天诗:“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谁怜九日初三日,露似珍珠月似弓”,今日虽未到九月初三日,但意境同。

到花巷观鱼时,夕阳已落,晚霞在天,桂香尤盛,里西湖湖山荡漾,微微泛光,岸上灯光开始点亮,霞光、灯光、朦胧山色一齐倒映水中,远山青黛光,水乡灯浮影。我喜欢暮江,而西湖的傍晚,少了些荒凉,多了些情调,湖边长椅,常有情侣相依相偎,也陶醉在秋夜的桂花香里。花港公园里桂香迷人,终还是经不诱惑,又绕着桂香在转了一圈才出园。

苏堤上,夜色迷茫,树木有点黑沉,月亮却还没有出来,好在堤上时有人来往,也不甚寂寞,堤上很静,桂花香时扑鼻端。过苏堤六桥,月仍未出,今年中秋十六阴雨,看不成月亮,但平湖秋月还是要看的。前日十七天晴,独往西湖,月微缺,黄晕如蛋黄,临于城东,今年中秋满月在农历十六夜,十七夜月仍圆,沿北山路行,遇一人,独坐荷花边木椅上赏月,我也坐,与之搭讪,问之,杭州人,我也坐,同赏明月,两人不觉聊起明月桂花。诗得明月者,李太白,太白诗中明月,咏之不尽,不能一一摘出,词得明月者,苏东坡,一首《水调歌头》,余词尽废,文得明月者,也东坡,前后赤壁赋,把月写尽议尽,得西湖明月者,也东坡也,《夜泛西湖五绝》,一夜无寐,把西湖之月从升到落写尽写全。月亮渐渐升高,也渐渐泛白,别杭州人,至苏堤口,见曲院风荷门开着,往常演出《印象西湖》,闲杂人等是不能进去的,是夜月明星稀,荷花却残,秋月残荷,桂花满园香,偶闻几声笛声,我似乎听到桂花开放的微微呢语,“丹桂木樨暗暗开,香风缕缕诱人来。今宵月下听花语,欲学姮娥不想回。”“虎跑清泉龙井茶,中秋时节赏桂花。园中香自月中落,月色满园何用赊。”我忽然也想起自己写得这两首桂花诗来。出曲院风荷,到平湖秋月时,吟成《清平乐·八月十七西湖追月》一词:“月明花好,湖上波光照。荡漾清波歌短棹,音乐喷泉窈窕。 苏堤摇荡烟桥,平湖秋月听箫。今夜园中闻桂,明朝江上看湖。”

到平湖秋月,独自一个人,一轮月,一杯茶,与明月作伴,回来几天后,还一直沉醉在西湖的桂花香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8 23: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湖秋色

浙江  云溪山人

南方的秋来得晚,当北方落叶飘尽,南方的秋色才姗姗来迟,客居杭州前,西湖去过许多次,不巧的是,西湖的四季中,秋季去的不多,更准确的说是银杏飘黄,枫叶飘红的初冬还没有去,今春客居杭州,转眼间就到了深秋初冬,该是秋叶飘香的时节了。周日去了趟灵隐,灵隐的秋枫微微泛红,有几棵小枫树早已红透,银杏也是一样,树小的黄得快,叶子也丢得快,看来我略微来早了点,灵隐我去过不下四次,从门口看景区的枫叶也不甚红,还是到别处去找找秋色吧。

沿溪行,本想绕灵隐寺上北高峰,一时找不到路径,也懒得问人,行不远,有一村,不知名,也懒得问,村溪边有一亭,名乐水轩,轩中有一对闺密,正在轩中用餐,轩下有石阶通溪边,溪上有桥卧溪,溪水清澈,湍处涌雪,水声与鸟声相应。村中人不多,偶见游客,溪路边多小店,见一小店前有三棵银杏,笔直插空,杏叶泛黄,午日下满树金黄,不觉留步多看几眼,算是青睐相待了。上周日到朝辉公园看银杏,天阴,银杏黄得不透,杏叶倒落了不少,最近阴雨连连,银杏没等叶黄透便纷纷飘落,与我心中的杏叶杏霞满天有不小的距离,而这里银杏虽只有寥寥三棵,因为幽寂,更有味些。出村,往植物园、曲院风荷去,路上偶有秋树红叶点缀于苍翠中,特别的醒目,到植物园大门,见门口几棵枫树红了小半,那种微微的红,介于红黄之间,似乎还点儿“嫩”,有点“湿”,而里面的枫树却还黄绿着。往曲院风荷公园去,公园西旁杨公堤上的枫叶虽未红,公园里的荷叶枯得差不多了,黄黄的,一片一片,偶有几小片还青着,倒影水中,有点沉重压抑,冷冷的,在苍茫夕阳下更苍茫。杨柳却还青着,青绿中略带那么一点秋意,不复是春夏时的嫩绿翠绿了。

到孤山时,日色将尽,暮烟笼起,见北山路梧桐略带棕黄色,长长的,渐渐没入暮蔼,梧桐的颜色也略像湖中枯黄的残荷,树色好像略微淡那么一点。初冬的天黑得很快,不久西湖边的山影、堤影、塔影伴着灯光一起倒影在湖中,夜浓了,秋色也似乎被夜色渐渐吞噬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8 23: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山秋色

浙江 云溪山人

西湖虽去过多次,但西湖边上的山却登得不多,偶尔去的也是最近的孤山、宝石山,灵隐飞来峰登过一次,走得最远的一次是从宝石山走到初阳台,从岳王庙下。西湖山上林密,很难看到西湖,宝石山上的宝石岩虽能看到大半个西湖,但总嫌不够。

念念不忘的北高峰,至今还没有登,西湖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有时计划要去登山,半途又被湖边美景所迷,又搁了下来。中秋节过后的一个周日,与妻到河坊街,河坊街很热闹,熙熙攘攘,挤满了游人。走累了,躲在胡庆余堂清静了一会, 出门时发现屋旁有石阶台径通后山,道上有亭,名“环翠楼”,名虽为楼,实为路亭,两边各三石柱,柱顶木梁,再上行,发现山上有庙,仪门匾“中兴东岳庙”,庙有两进二院,前进有东岳殿,两侧庙廊,廊壁多壁画,东岳殿对面为戏台,院中有古树,树枝延伸遮盖戏台、庙廊,殿中供东岳大帝,左则为帝君女儿碧霞元君、左则为帝君儿子炳灵公,后进有崇德殿,庙初建于北宋大观元年(1107),是杭州市文保单位,庙中古戏台和大殿石雕蟠龙柱,是杭州同类古迹仅存的建筑物,庙多对联,环境清幽。

出东庙岳往上,过一亭,见有一楼,楼匾“优胜美地”,这里是“有美堂”遗址,为梅挚出知杭州知州时建,堂名源自仁宗皇帝赐诗“地有湖山美,东南第一州”之意,欧阳修作《有美堂记》,蔡襄书碑,惜蔡碑已毁,欧文尚存。现“有美堂”虽不在,山中景物依然,如堂记所云:“独所谓有美堂者,山水登临之美,人物邑居之繁,一寓目而尽得之。盖钱塘兼有天下之美,而斯堂者,又尽得钱塘之美焉。”

再行百步许,有药王庙,庙前有香樟一棵,再前行就是城隍阁了,阁在吴山最高峰上,妻说走不动了,就没有上去。一周后,岳父也到杭州,陪他逛西湖“柳浪闻莺”后,上吴山,登城隍阁,城隍阁矗立吴山之巅,阁高七层,在西湖边上远远就能看到,与保俶、雷峰两塔遥相呼应,点缀湖畔,登斯楼,湖山胜境,俱入胸襟,北望西子湖,裹在层峦中,波平如镜,轻舟画舫荡漾,湖中小瀛洲、湖心岛、阮公墩三岛,点缀其中,有如仙域;东南杭城,高楼矗起,西向群山,层叠不尽,夕阳西来,烟云苍茫,遥忆钱塘自古繁华,不禁感慨。阁中对联甚多,唯徐文长“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烟火尽归此处楼台”,最得神妙。

下阁,拜周新祠,周新,南海人,明永乐年间,任浙江按察使,为官清廉,断案公正,敢为民作主,后诬死,明成祖为平息民愤,封其为都城隍,杭州百姓感其德,在吴山建庙纪念,有关事迹,明末张岱在《城隍庙》一文中,语之甚详。周新祠前有一口大铜钟,撞响铜钟,声声入空,阵阵弥秋。

阁下园中秋色甚浓,枫叶映阁,出园,山中枫叶红、银杏黄,与夕阳相映,满山秋色,满山苍茫。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8 23: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湖秋色醉

浙江 云溪山人

自九溪归来,尚念念不忘红枫,一周后,又往西湖,出龙翔桥地铁,坐公交过断桥碑亭,见红枫尚红,于是从葛岭下车返回,北山路桐叶比几周前更老了,桐叶地上湖中满是,荷叶也更老,半月不见,树木老尽了秋色。看过断桥亭红枫,过白堤至平湖秋月,水阁边红枫正红,斜横压水,浪漫映日,绕树看,视角不同,红亦不同,碑亭顶上落叶覆盖,阁亭水岸也浮满梧桐枯叶,沿堤柳丝开始飘黄,孤山麓枫树叶子前几周还红得湿嫩,现在也落得差不多了,只有小红枫还红着。

步至孤山西,入俞曲园纪念馆,馆甚幽,上山翻围栏入西冷印社,下孤山出,至西泠桥,望金柳舞空,一头金黄,残荷围岸,一身红裳,北山路梧桐枯黄映带,秋色满湖。沿岸行,时见红枫,映于湖岸,慕才亭边红枫金柳陪伴苏小小墓,游人围观,不曾寂寞。
从北山路入曲园风荷公园,园中岸树倒影,残荷数池,红枫猩红,或傍于亭、路,或临于水,日照风中,瑟瑟彤彤,翻红惊艳,不可言语。小杜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要看成片枫林,还是要到深山枫岭,看层林尽染,万山红遍,而西湖红枫美在点缀,一树红叶,或几棵一排,点缀湖山,绿中见红,园林中更见精巧。园中红杉林高矗,残荷枯梗,褪去绿衣,一片棕红,一水金黄,倒影水中,水静影清,风动影皱,料想冬天已不远了。

出园,沿苏堤往雷峰塔去,一堤金柳,一湖秋水,湖与山与堤岸映水荡漾,不觉吟道:“杨柳舞动着一岸金黄/残荷揉碎了一湖秋光/身影越拉长/漫步中醉落了夕阳”。日落前,坐在花港观鱼公园北岸长椅,这时里西湖柳色更金黄,残荷更棕红,秋水秋色更迷茫,日落后,绕着西湖,看晚舟摇着一湖红霞,渐渐苍茫,亦渐渐消失在茫茫暮霭。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8 23: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访郭庄

浙江 云溪山人

三十年前第一次到杭州,几乎把西湖边上有名的景点走了个遍,唯独把郭庄落下了,当时还不知道郭庄就在曲院风荷旁,后来知道了,也没当回事,西湖边上的景点实在太多了。

去年春客居杭州,基本把西湖边免费的景点都走遍了,今年办杭州市民卡时,顺便缴了西湖旅游年卡费,郭庄门票也在其列。

第一次去郭庄是晴秋,本想逛逛就走,不料进去后,就磨去了整个下午,之后又去了两次。郭庄原名“端友别墅”,建于清光绪三十三年,最初主人姓宋,俗称宋庄,后卖给汾阳郭氏,改称“汾阳别墅”,俗称郭庄。郭庄临水而居,地方不大,不足1000平方米的地盘,仅水域面积就占去了三成。园中有内外两池,一大一小,大的方而正,小的圆且曲。方池名“一镜天开”,是后花园的主体,北接曲园风荷公园,池西长廊枕水,池南是两宜轩,两宜轩隔开两池水,轩名取自东坡《饮湖上初晴后雨》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东坡最得西湖灵性。轩南为曲池,位于庄之正中,其南为“香雪分春”,东为景苏阁,“香雪分春”临池处廊、桥与景苏阁相通,景苏阁两层三开间面里西湖,阁前小院月洞,正对苏堤“圧堤桥”,隔墙临湖辟有三处平台,平台近岸湖面荷花早过了“菡萏香销翠叶残”,景苏阁南临水处有“赏心悦目”、“乘风邀月”轩,想荷花盛开时,坐轩台品茗赏荷,那时“隔窗莲叶频频举,对坐壶香细细斟”,悠然快哉,自是雅人雅事。景苏阁西临曲池处有“浣藻”亭。园中亭、廊、榭、轩,配以假山,缺处嘉木名花,或一丛竹,一棵芭蕉,或几株茶花,几株青藤,现在是深秋,最醒目的是鸡爪槭,第一次来刚刚泛红,那是嫩嫩的红,红中带点湿意,是那种微微的红,继而鲜红,再而深红,每次来红得深度亮度都不同,红得早的叶子老得也早,当别的鸡爪槭还未红的时候,早红的树也半落半枯了,整体看,还是在红叶未枯时,深红、半红、嫩红集汇在一起最好看,看枫叶最红是在下午阳光折射逆着光看,那泛红的叶子,是那样的鲜红,深红,甚至血红,残阳如血,鸡爪槭最红时,也是那样。池中的红鱼依依而游,池中倒影,水清而影湛,池水与西湖相通,而西湖之景,不出家门,坐景苏阁楼上及岸边轩台可尽观西湖之美,俞曲园曰:“所居合在水云间”,斯处是也。

第二次来郭庄是雨秋,有人说西湖晴湖不如雨湖,西湖雨春常见,雨秋不常见,去年遇过一次雨秋,那还是秋叶未黄未红之时,现在秋色浓了,景色也更好看了。西湖诸景中我至今还没遇上苏堤春晓,这倒不是苏堤春晓难见,而是因为每次游到苏堤时,早过春晓时分,即便住在西湖边也是这样。而郭庄旧时主人,不出家门就能看到苏堤春晓,著名古建筑园林专家、同济大学教授陈从周先生说:“没来过郭庄,不算到过西湖。”这话说得一点也不为过,不信,你也来郭庄看看。

郭庄的游客并不多,也许是因为所处位置不显眼,也许因为收费的缘故。而杭州市民倒不少,他们三五而聚,品茗聊天,打发悠闲的慢时光。还有的就是来此拍婚纱照或者摄影留念的年轻人,他们或是穿着婚纱,或是穿着古装,把自己青春最美好的时光在这里定格留念。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9 00: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灵隐寂寂秋

浙江 云溪山人

西湖很有特色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九溪十八涧,我自去年去过一次之后,到今年已连续走了五次,俞曲园称之“西湖最胜处,尤在冷泉之上”,另一处即为所谓“冷泉”的灵隐了,我去的次数与不比九溪少。我第一次去灵隐在酷暑,杭州有“火炉”之称,灵隐则不见炎热。但每次都是陪人去的,匆匆去,匆匆回,次数虽多,印象却不深。

今年秋天的一个星期天,到朝晖公园看银杏,银杏虽未黄透,叶子却早凋了一半,于是坐公交车到灵隐寺。灵隐寺外鸡爪枫半青半红,叶子湿湿的,还有点“嫩”,飞来峰景区里,灵隐寺墙外路徬的枫树、银杏树的叶子却飘红飞黄了,红的枫树,黄的杏枝,在秋风中瑟瑟作响,蹒跚飘落,壑雷亭、冷泉亭也落了些金黄杏叶,亭依溪而建,溪潭红鱼悠悠而游。灵隐寺隐在黄色的寺墙和苍苍的古木中,前排天王殿上匾“云林禅寺”、下匾“灵鹫飞来”从树枝间露出,“云林禅寺”为康熙帝御题。灵隐寺藏得深,若非入内,是感觉不到建筑雄伟的。灵隐面朝飞来峰,飞来峰半山腰有翠微亭,为南宋中兴四将韩世忠为纪念另一位中兴四将岳飞而修建的。飞来峰山麓沿溪有建于各个朝代的佛教造像,各组佛像栩栩如生,与灵隐寺的石塔、经幢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飞来峰造像入口有理公塔,又名灵鹫塔,为灵隐寺开寺祖师慧理埋骨处,旁邻有龙泓洞,洞内历代题刻及大小造像遍布,也即一线天所在,山人初来曾作打油一首:“一线天穿一线曦,游人到此探端倪。人生道路多坎坷,一线机缘君莫违。”飞来峰山顶登上过一次,山上树林茂密,远望视线被遮,不如灵隐寺后北高峰放目远眺。

沿灵隐寺前溪街行至尽头,有两条登山步道,一条向北往北高峰,其半山有净光寺,另一路向西南往石笋峰,半山有永福禅寺,北高峰去冬今秋登过,故择永福禅寺去。永福禅寺人不多,越往上人越少寺越幽。山道寂寂,寺中古木香烟,黄杏红枫,幽闲之意远胜灵隐,而气势雄伟或有不如。

下寺,出灵隐,转车至龙井村,龙井村、十八涧秋色正好,银杏黄,枫叶红,红杉棕,不似去年枫叶几飘尽,秋色老点老。路人却不多,九溪烟树处游人围着照相,红树映水,秋色正浓。出烟潭,溪路枫树青绿中微微嫩红,鸡爪枫却还绿着,离枫叶飘红还有些时日。

两周后,应胡炎之约,复往灵隐,这次,我们从九溪往灵隐,溪傍路边枫叶半落,鸡爪枫却正红正鲜,偶有几棵半红或半落的,红枫夹道映溪,秋色甚浓,只是九溪烟树潭边的鸡爪枫落了多半,那里枫叶红得早,落得也早,好在我一周前与妻来过,半月之内三往九溪,九溪赏枫胜处早了然于胸了。而灵隐的秋色与两周前比,枫叶、银杏几落尽,寺里的清洁工正悠闲地扫着落叶,记得之前寺里打扫落叶的活是僧人做的,那时还写过一首打油:“晚霞落去早霞生,溪涧潺潺日日鸣。寂寞山僧扫落叶,可曾扫尽六根情”,现在没有了扫地僧,寺中也少了一道风景线。鸡爪枫却最是鲜红,红红的枫叶,更衬出古寺的幽寂。

出灵隐寺,沿九里松往西湖,九里松,沿路青松九里,松鸡爪枫也红了九里,松高枫矮,一高一低,一青一红,更衬幽意,树下步道行人稀稀,公路上车来车往。美景当前,我们舍不得离开,遇上公交车站也不候车上车,一直走到洪春桥,从洪春桥入植物园,植物园枫树虽不多,稀稀落落,几棵点缀,几抹丹红,虫声唧唧,行人落落,秋日的寂寞也渐渐地向我们袭来。出园,沿杨公园至杭州花圃,园中的月季花已落了大半,染红夕阳。

【声明】以上作品版权归浙江云溪山人所有,严禁抄袭剽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龙的天空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王金铃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