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网络作协全国各地会员网络创作大展

搜索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陌上花开缓缓归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5-5-24 07: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辽阔之海
2015-5-24 07:29:56 11098 44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5-6-5 07:49 编辑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这一切都是一种心境。”
  一
  早晨,早起,独自走在安静的街道、小巷,静听树上,草蔓上嘁嘁喳喳的鸟鸣,也会蹲下来,凑近一朵花,嗅一下花香,花香很奇妙,总也不尽如人意,细嗅时香味由清晰渐模糊。偶尔在一株大如华盖样的法桐树下停下来仰脸观望、寻找,鸟儿在哪儿对着自己喧哗、鸣唱,那一刻的幽静无限扩大开来。在绿叶里,突然发现有无数绿色精神抖擞的小刺球,惊讶,去年的刺球暗褐色,星星般遍布点缀,还没落下来,今年新的就生出来了,早生的老了朱颜,新生的娇俏张扬,该是一场怎样的相逢地欢喜,抑或邂逅地失落和惆怅?想起唐代那首无名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一株树,一棵草都有着最精彩的红尘故事。

  走过机关大院,那株木芙蓉树下,仰脸,细细的叶子合拢着,还没有醒来,因此,夜合欢的名字越发膨胀起来,即使看不到它的花蕊,算日子也该有了,芙蓉花一定在紧紧张张孕育。

  穿过偌大机关大院,唯有自己高跟鞋打在水泥地上的踢踏之声。出大院过桥,右边是禾本科碧绿花草托着一大片嫩黄的花朵,虽不知名,却也养眼,每天早晨路过,她们都开的精神抖擞,旁骛若无,好像只为开而开,路东边是一片月季,层层叠叠,花朵大而艳粉,走近,仔细瞧,又觉出那些花莫名的娇羞。这个春天,没有拍过一张片,许多的美好画境只是远远看着,对所有美好的事物疏离情怯。也是对尘世给出内心的敬畏吧?

  敬畏,对事物这样,对人更甚。不知因,不再爱恨情长,日子也因此清汤寡面,转眼就自知,流光易逝。想起一座桥,以及那时桥上的自己,殷虹的短袖绸衫子,雪白的长筒牛仔裤站在桥上,等着他,晃眼,就成了前世般的风景。当年他脾气倔、任性,固执,现在随和沉闷了许多,工作低调内敛。自己有想不开的事,说给他听,得到的回复总让自己豁然开朗。这是好不过的,因此而更踏实了很多。不然,自己会怎样紧张慌乱的活着呢。

  二
  农业园里的老乡来玩,带过来西红柿,一箱做菜吃的大西红柿,一箱做水果吃的小西红柿,还有一箱迷你小西瓜。和大姐聊起了这些,忙,没时间去给她送点去。大姐叮嘱自己多吃菜多吃水果,照顾好自己。一年了,慢性胃炎困扰着,啥都不敢敞开了吃。手边有盛放山楂糕的圆形带盖透明盒子,放进去七八个西红柿在开水里烫过,一起吃掉,胃安然无恙。这下可好,疯吃挡不住了,一天下来,竟然吃了好几碗。说不出多好吃,但是对水果的渴望早已迫不及待。

  晚上,家人特意电话过来,叮嘱带回去两个小西瓜,碧绿的瓜皮薄薄,鲜红的瓜瓤爽甜,家人一再叮嘱少吃,只是自己禁不住诱惑,吃了又吃,还是吃撑了。家人终是不放心,陪着下楼,走在安静的小城街道上,晕黄的路灯在微风中晃动,树影墨绿着,在干净整洁的辅路上晃动,渲染成一幅天成的墨迹,仙境般。偶尔一两声车鸣,越显幽静。小区里多了两个太阳能防虫灯,更多韵味。同小区的人见了自己就赞,多亏了我们回来住几天,灯是家人找人安装的。站在灯的不远处观看,有林林总总的飞虫直扑过去,“飞蛾扑火”淋漓尽致。荧光灯又像一座灯塔,在夜的海上飘摇,晚上临睡前,家人会特意拉开窗帘,灯光朦胧诗意穿窗而过,安静而眠,像风雨飘摇后安静泊着的一叶扁舟,兀自野水自横。

  美梦韵撒。有一处宁静的港湾,不再惧怕夜的黑。梦中翩翩而飞的鸟儿天使般,带来亲人的消息,那是挥之不去的乡愁,随风荡漾,似乎有人在喊,很轻很轻,花丛中,小树旁,杂草间。不怨世,在黑暗中看着光明,就有了丝绸般的睡眠。醒来,把眼中的爱和感恩开成一朵花模样。

  三
  午休时间,斜躺在竹椅上,携了《荷塘月色》,再一次掉进温柔的陷阱里,免不了在朱自清的追寻中追问: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读完朱自清的散文,禁不住和废名的文字相对比,朱自清的散文温厚、朴素,更不乏风趣,杨振声说朱自清:“对人对事对文章,他一切处理都那么公允、妥当、恰到好处。他文如其人,风华从朴素出来,幽默从忠厚出来,腴厚从平淡出来。”他又有着诗人的气质,他的散文也贮满诗意。那么废名呢,想了又想,冒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想法。

  把他们的文字比做人,是不是可以更生动有加?朱自清自是温情有加温暖无限的邻家大哥,而废名的文字就是混沌中又带着无限魅惑有着情人魅力的才男俊才。朱自清的《冬天》也像自己在过日子,清淡,枯寂,“外边虽老是冬天,家里却老是春天。”“无论怎么冷,大风大雪,心上总是温暖的。”然,废名的文字跳跃着简洁而空灵,因其空灵,写花红山,“没有风,花似动,——花山是火山!白日青天增了火之焰。”如果说前一个比喻“花山是火山”还不是很出格的话,后一个比喻如同飞来巨石,一不留意便会砸得晕头转向。他文字的独特性与强调主体的感觉、顿悟直接相关。在废名,独特的语言与独特的感觉浑然地融为一体,总让人着迷而又更多不透明,却更多吸力和期望蚀骨,更多的内涵需要去探知。
  挑战,总会带来激情。

  四
  记得以前,有大学老师说自己的文字多长句,一句话长得不憋死人不罢休。后来,也没怎么注意,琢磨着多学习,渐渐地短句多了起来。最近玩月老师说起了自己的文字。他说:“我喜欢稍微长一些的句子,就好比太极拳,绵绵不断;短句子就好比外家拳,气韵短了点。”句式短了,巧;句式长了,朴厚。很受用,更满心谢意。也反思,怎样写的句式长短和谐搭配得当,而又顺心舒意。

  无论怎样,写着,快乐着,就好。写着,沉重的明亮。有时在一张白纸上溃败,第一行犹豫,第二行妥协,思绪乱飞,段落无以铺排,就像一枚青果子对成熟的疼痛,途经脉络,滴滴答答,却落进风里,多么想合盘托出,却不是来不及,就是无力颓败。

  也如平常的行走。在右边走,也发现很多自己需要得都在右边,又有更多绚烂的美花朵却在左边。混沌中觉出,自己没有了方向感,只知道左右,又不知道南北。也看见,幸福在前边走着,像一对男女,幸在左,福在右,忧伤又在前边躲藏着,忧在左,伤在右。日子在这样的微澜漾动中,风生水起,波澜起伏。
  虚幻一座城,小小的,让自己安静。退守一隅,听风吹月亮,在浅黄的笑靥里抒发奶白的心事,抱守黑夜,静坐菩提,放下尘世的纷乱,搁在午夜中央,归于寂静。废名曾经说过花都是在夜里开的。白天和黑夜,似乎隔了一生。试着去改变姿势,有微风,有一米阳光,野花自会开。

  由来已久的风尘,都是自己的爹娘。斜倚着俗世,一瓣一瓣拆开自己,夜晚也会管不住,追着风,迎来晨露和阳光。没有理由,不爱上失眠的日子,熟悉的街巷,月影纷披的美丽,春天的桃树,夏天的紫薇。这是自己么?

2015年5月23日星期六

20120522000737_PZQfB.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空谷幽兰 发表于 2015-5-24 09: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空谷幽兰
2015-5-24 09:17:31 看全部
午休时间,斜躺在竹椅上,携了《荷塘月色》,再一次掉进温柔的陷阱里,免不了在朱自清的追寻中追问: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读完朱自清的散文,禁不住和废名的文字相对比,朱自清的散文温厚、朴素,更不乏风趣,杨振声说朱自清:“对人对事对文章,他一切处理都那么公允、妥当、恰到好处。他文如其人,风华从朴素出来,幽默从忠厚出来,腴厚从平淡出来。”他又有着诗人的气质,他的散文也贮满诗意。那么废名呢,想了又想,冒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想法。

  把他们的文字比做人,是不是可以更生动有加?朱自清自是温情有加温暖无限的邻家大哥,而废名的文字就是混沌中又带着无限魅惑有着情人魅力的才男俊才。朱自清的《冬天》也像自己在过日子,清淡,枯寂,“外边虽老是冬天,家里却老是春天。”“无论怎么冷,大风大雪,心上总是温暖的。”然,废名的文字跳跃着简洁而空灵,因其空灵,写花红山,“没有风,花似动,——花山是火山!白日青天增了火之焰。”如果说前一个比喻“花山是火山”还不是很出格的话,后一个比喻如同飞来巨石,一不留意便会砸得晕头转向。他文字的独特性与强调主体的感觉、顿悟直接相关。在废名,独特的语言与独特的感觉浑然地融为一体,总让人着迷而又更多不透明,却更多吸力和期望蚀骨,更多的内涵需要去探知。
  挑战,总会带来激情。

这两段,很欣赏!看得出亲的读书是很深入幽微的,有体悟有分析,融合进自我的心理体验。通篇文字弥漫着一种散淡疏朗的基调,不疾不徐,静观云开雾散,如同文章的名字。感觉到亲的读书、写作、生活状态都到了一种境界了。学习!
玩月楼主 发表于 2015-5-24 11: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玩月楼主
2015-5-24 11:04:33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玩月楼主 于 2015-5-24 11:07 编辑

“花香很奇妙,总有不尽人意的从清晰到模糊”,这句话中的“不尽人意”是一种错误的用法,正确的应该是“不尽如人意”,缺少了“如”字就缺少了动词,也就因此而不通了。
“美梦韵撒”,不懂什么意思,望能解释一下,让我学个新词。
我想,句子的长短应该和人的身体有关。气短的句子就短;气长的句子就长;长短结合,最为适宜。
明晓没当大学文学老师,真是遗憾;若真有来生,是否可以考虑做同行?哈哈,一笑。
祝好!

张玉国 发表于 2015-5-24 16: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玉国
2015-5-24 16:00:01 看全部
一花一世界,生活很自在。欣赏明晓佳作 !
落叶无声 发表于 2015-5-24 23: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叶无声
2015-5-24 23:23:26 看全部
对平常生活的思考,总能晕展出美妙、秀雅的文字。欣赏佳作,问好!
淄川孙丽红 发表于 2015-5-25 01: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淄川孙丽红
2015-5-25 01:02:02 看全部
有时在一张白纸上溃败,第一行犹豫,第二行妥协,思绪乱飞,段落无以铺排,就像一枚青果子对成熟的疼痛,途经脉络,滴滴答答,却落进风里,多么想合盘托出,却不是来不及,就是无力颓败。

也看见,幸福在前边走着,像一对男女,幸在左,福在右,忧伤又在前边躲藏着,忧在左,伤在右。日子在这样的微澜漾动中,风生水起,波澜起伏。

虚幻一座城,小小的,让自己安静。退守一隅,听风吹月亮,在浅黄的笑靥里抒发奶白的心事,抱守黑夜,静坐菩提,放下尘世的纷乱,搁在午夜中央,归于寂静。废名曾经说过花都是在夜里开的。白天和黑夜,似乎隔了一生。试着去改变姿势,有微风,有一米阳光,野花自会开。

海,这几段都是我的最爱,呵呵,好想抱抱你呢,亲,有你真好!还有一点,对于水果,我也总是没有抵抗力,呵呵。
 楼主|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5-5-25 17: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阔之海
2015-5-25 17:01:40 看全部
空谷幽兰 发表于 2015-5-24 09:17
午休时间,斜躺在竹椅上,携了《荷塘月色》,再一次掉进温柔的陷阱里,免不了在朱自清的追寻中追问:你告诉 ...

问好幽兰亲。小空闲,读一点点书,空了就乱心思,咂摸味,心有灵犀的时候少,糊涂的时候多。更甚,很多时候脑子里也是乱的一塌糊涂。也有时候一片空白。读过地书,乱,也没有完整的系统连读。日子随记,清空,再填满,再清空,和尚撞钟。
 楼主|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5-5-25 17: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阔之海
2015-5-25 17:02:10 看全部
空谷幽兰 发表于 2015-5-24 09:17
午休时间,斜躺在竹椅上,携了《荷塘月色》,再一次掉进温柔的陷阱里,免不了在朱自清的追寻中追问:你告诉 ...

问好幽兰亲。小空闲,读一点点书,空了就乱心思,咂摸味,心有灵犀的时候少,糊涂的时候多。更甚,很多时候脑子里也是乱的一塌糊涂。也有时候一片空白。读过地书,乱,也没有完整的系统连读。日子随记,清空,再填满,再清空,和尚撞钟。
 楼主|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5-5-25 17: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阔之海
2015-5-25 17:23:31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5-5-25 17:24 编辑
玩月楼主 发表于 2015-5-24 11:04
“花香很奇妙,总有不尽人意的从清晰到模糊”,这句话中的“不尽人意”是一种错误的用法,正确的应该是“不 ...


玩月老师好。先谢你,上茶!
那确实是个病句,我改了。改地感觉很仔细。
“美梦韵撒”这个,俺都不好意思了,是自己造的,打出来美梦云撒,改成韵撒,原来想美梦铺撒或者美梦泼洒,感觉一个老实一个妖冶,总体感觉这个不能拆仔细了对照字意。梦是美梦,但却是朦胧一片。不说了,也不争辩了。就改成泼洒了。
很想做老师的,只是可惜与这个行业没有缘分。也想,假如做了老师的我会是现在的我嘛?一定不是的。那就下一辈一定做老师吧。
 楼主|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5-5-25 17: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阔之海
2015-5-25 17:26:00 看全部
张玉国 发表于 2015-5-24 16:00
一花一世界,生活很自在。欣赏明晓佳作 !

张老师好,其实,日常生活里俺是个马大哈,有时候脑子还短路。憨厚老实哦。
  • 您可能感兴趣

查看:11098 | 回复:44

  • 博山地炉,温暖的记忆

    (一) 温暖不仅仅是来自阳光,也许是来自心灵或炭火。心灵的温暖可以提升

    阅读:333|2018-07-15
  • 杭电写小说的宿管阿姨火了,接到省网络作协入会邀请!

    杭电写小说的宿管阿姨火了,接到省网络作协入会邀请!浙江24小时记者 郑琳 通讯员

    阅读:202|2018-07-14
  • 专访夏烈:中国网络文学20年,愈益“市场化”并非原罪,需要的只是尺度和生态

    专访夏烈:中国网络文学20年,愈益“市场化”并非原罪,需要的只是尺度和生态 网络

    阅读:215|2018-07-14
  • 多情却被无情恼

    多情却被无情恼 博山 李常萍 与一处风景、一本书、一首乐曲、一个人的相遇,尤其

    阅读:377|2018-07-13
  • 来它一串妙珠

    周日分享完网络作协现场颁奖盛宴,余韵尚未来得及细品慢咂,夜里的凉爽清风催

    阅读:318|2018-07-12
  • 玉琳看爱尔兰

    玉琳看爱尔兰 文字:夏伦稳 摄影:杨玉琳 夜深人静,周围静悄悄。只听到键盘劈啪啦

    阅读:307|2018-07-12
  • 白杨树

    桓台 马玉涛 又到黄昏,窗前蝉鸣白杨树 金蝉还在坚持吹响号角 声竭力嘶般撕扯暮

    阅读:231|2018-07-11
  • 迎暑一朵初心花

    连着阴了几天,夏日惠及的凉爽着实让人受用,毕竟是暑期,今日一早虽说天幕也

    阅读:445|2018-07-11
  • 最美不过夕阳红2

    最美不过夕阳红2 夏伦稳 最美不过夕阳红 温馨又从容 夕阳是晚开的花 夕阳是陈

    阅读:101|2018-07-11
  • 碰碰香

    碰碰香 博山 云止于水 一日,去看望一位朋友。阳台上一盆绿植吸引了我,一个大的

    阅读:376|2018-07-11

语文.top 中国文学现场——大、中学语文网络读本

文学新生态【文学IP】原创文学云平台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本站作品侵权违法投诉受理电话:0533-7770016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亲,赶快加入我们吧!
X
文学现场,中国文学现场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533-7770016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 邮箱:副刊@互联网.中国 ICP备案号: ( 0533777001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