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文学云作家报齐鲁号
齐鲁号花友会我们网

印象丨名家眼中的济南之美

2018-10-24 10:34| 发布者: 柳泉| 查看: 561| 评论: 0

摘要: 名家眼中的济南之美 2016-12-29 10:04 沈从文 《济南印象》 “济南给从北京来人印象极深的是清静。街道又干净,又清静。人极少,公共汽车从不满座,在街中心散步似的慢慢走着,十分从容。” “济南的住家才真像住家 ...

名家眼中的济南之美

沈从文

《济南印象》

“济南给从北京来人印象极深的是清静。街道又干净,又清静。人极少,公共汽车从不满座,在街中心散步似的慢慢走着,十分从容。”

“济南的住家才真像住家,和苏州差不多,静得很……有些人家门里边花木青青的,干净得无一点尘土,墙边都长了霉苔,可以从这里知道许多人生活一定相当静寂,不大受社会变化的风暴摇撼。”“房子似乎都经过日本人改造过,低矬矬的,看不出旧风味。小小的,一排排,都用红砖砌成……在这种房子堆堆里,却有几座建筑格外现眼,一是电影院,似乎极力求人承认是‘民族形式’,我们还是不承认。因为用红砖,形状和护国寺劳动剧场差不多,却大过一倍,前面有大红柱子四根,大致连建筑师也不大明白这柱子会红到这种不调和程度,是为什么!其次是山东剧院,前面如一大牌楼,威严堂皇,后面却如这么一个大圆棚,作深灰色,大致也是出于建筑师意外不好看!第三是一个绿琉璃瓦顶庞大建筑群,有许多房子,前边还有大照壁一,高桅二,后楼一座则仿佛宋人画的仙山楼阁。四围长墙又高又结实,路是石板路,这才真是民族形式!”

郁达夫

《济南一日游》

到济南城后,找着了李守章氏,第二日照例去游千佛山、大明湖、趵突泉、金线泉、黑虎泉等名胜。自然是以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黑虎泉(现在新设了游泳池了)一带,风景最为潇洒。大明湖的倒影千佛山,我倒也看见了,只教在历下亭的后面东北堤旁临水之处,向南一望,千佛山的影子便了了可见,可是湖景并不觉得什么美丽。只有蒲菜、莲蓬的味道,的确还鲜,也无怪乎居民的竞相侵占,要把大明湖改变作大明村了。就在这一天的晚上,我们离开了李清照、辛弃疾的生地而赶上了平浦的通车。

黄炎培

《济南记游》

十月一日,独游黑虎泉。泉在城东南,潺湲一水,荇藻交萦,捣衣女子十百为群,泉声与杵声相和。临流水小阁,曰"杨柳青",倚栏啜茗,所谓"济南潇洒似江南"在此矣。泺水会黑虎、珍珠、趵突诸泉,环城西作护城河,掠泺源门而北,一水西来入之,曰"东流水"。水声若奔马,水草长几及丈,逐一碧之,清流萦拂,尽致转入北城。则大明湖上,游船三五,楼阁撑云,长堤覆柳,觉江南无此潇洒也。明日将离济南,特来此与湖作别。

唐鲁孙

《济南的泉水和青草鱼》

山东省虽然靠海,但境内河渠纵横,特别是济南城内,山水之胜,不亚于江南,宋朝诗人黄山谷有诗云:“济南潇洒似江南”,刘鹗的《老残游记》说济南城内“家家泉水,户户垂杨”,此情此景,若非置身其间就难体会了。

济南城内地下沟渠密布,潜流纵横,随手自地上掀起一块石板,泉水便源源涌出,伸手就能捞到又肥又大的青草鱼。

城南有条叫“剪子胡同”的路,不论天旱天雨,这条街总是积水盈寸,路人都得自两旁骑楼下绕道而行。当年张宗昌为山东督办时,曾命人在剪子胡同加铺一层三寸厚的石板,怪的是三寸的石板铺上了,水却依然漫出一寸多。这石板下的泉水,夏季凉透心扉,可冰水果;冬季蒸汽迷濛,有如温泉。掀开石板,水中密密长满绿如青苔的长水草,成群的青草鱼悠游其间,其肉既鲜且嫩,毫无腥气,其外观与台湾的草鱼类似。

陶纯

《趵突泉走笔》

趵突泉三窟并发,声若隐雷,“泉源上奋”、“水涌若轮”、“趵突腾空”、“云雾润蒸”。一边是泉池幽深,波光粼粼;一边是楼阁彩绘,雕梁画栋,它们连同淡淡的薄雾,构成一幅奇妙的人间仙境。我不敢想像,天底下还会有这样的泉。它已经不像泉了,分明是一条源自于地狱深处的河流。它不仅让我想起正在喷发的火山,其势汹涌,宛若神力,不可阻挡;它还让我想起高挂云间的瀑布,势若千钧,飞流直下,倾泻万状……趵突泉,实实在在是一条倒挂的瀑布,它的源头在肉眼看不见的地底,它飞流的过程肉眼也看不见,你所见到的,只是一个结局。水往低处流是最自然的现象,泉往高处涌是泉的本色。腾涌了亿万斯年的趵突泉其实是济南的一条不可或缺的血脉,它对古城的庇荫和滋养,我们已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据说地下水位26.82米是趵突泉喷涌的临界点,低于这个数字,趵突泉就会停喷。一旦停喷,三处碗口粗的泉眼就会变成三个深不见底的枯洞,宛若大寺的眼睛,怒视苍天而又元可奈何。

梁容若

《我看大明湖》

大明湖跟洞庭湖、太湖、乌梁素海不一样,那是储水的湖,为长江大河流不完的废水临时找个地方。它跟北平的昆明湖、杭州的西湖,也性质不同,那是看的湖、玩的湖,点缀风景有余,润泽民生不足。大明湖在当地人看起来,只是水田的一种,与小清河沿岸的一切水田一样,年年要出藕出鱼,割芦苇,收香稻。湖田又肥,水又足,生产量多,消费市场又近,所以价值也特别高。白莲花长到五六尺高,大条的藕又脆又甜。圆圆的莲子,又饱满又有分量。种莲把地种瘦了,就一块一块的改作鱼塘,春天一放是几万条鱼秧,喂的是湖里的青草,到秋天就长到一斤来重。放去了塘水,鱼鳞映着夕阳,密密匝匝,扒扒乱跳,真是一寸湖水一寸金。养鱼的人笑了,鱼价也便宜了。

林藜

《一城山色半城湖》

千佛山在济南城南,本名历山,相传大舜尝躬耕于此,故又名舜耕山。山中最具规模的丛林为千佛寺,始建于六朝,先后称兴国、迁祓等名,历史久远。寺旁有佛岩,人们依岩之高低凿成石佛,大小千尊,不可胜记,故名千佛山。佛像始雕于隋,后因唐诗人李贺有“遥望齐州九点烟”之句,故今山半有坊大书“齐烟九点”等字样,以喻其美。山上树木蓊郁,四时游踪相属,而敞亭曲榭,连甍接宇,堪备憩息游晏。人们登高俯视济南,历历在目。北望黄河,蜿蜒如带。每遇旧历重阳,都人士女,都会纷至沓来,一时颇形热闹。所谓“坐看云起处,好山绕郭佛千尊”,正指此。

老舍

《济南的秋天》

济南的秋天是诗境的。设若你的幻想中有个中古的老城,有睡着了的大城楼,有狭窄的古石路,有宽厚的石城墙,环城流着一道清溪,倒映着山影,岸上蹲着红袍绿裤的小妞儿。你的幻想中要是这么个境界,那便是个济南。设若你幻想不出,许多人是不会幻想的,请到济南来看看吧。

请你在秋天来。那城,那河,那古路,那山影,是终年给你预备着的。可是,加上济南的秋色,济南由古朴的画境转入静美的诗境中了。这个诗意秋光秋色是济南独有的。上帝把夏天的艺术赐给瑞士,把春天的赐给西湖,秋和冬的全赐给了济南。秋和冬是不好分开的,秋睡熟了一点便是冬,上帝不愿意把它忽然唤醒,所以作个整人情,连秋带冬全给了济南。

老舍

《济南的冬天》

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好像日本看护妇。山尖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等到快日落的时候,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微微露出点粉色。就是下小雪吧,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那些小山太秀气!

古老的济南,城里那么狭窄,城外又那么宽敞,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对,这是张小水墨画,也许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